這不只是一道菜餚 (中三級 羅偲萍)

  看著眼前這道釀豆腐,我心中泛起一陣感動。可惜,再沒有人能煮出那種味道,那種只屬於她的味道。

  從小我便是一個偏食鬼,蔬菜、水果都是我最討厭的。有一次,我看見外婆在廚房裏做飯,我好奇地探頭進去,發現外婆把一小撮肉碎放在一塊豆腐上,然後把豆腐放進鍋裡蒸熟。我不禁對這道菜式產生了興趣,於是,待豆腐一出爐,我便馬上偷吃。果然,外婆弄的食物總是令人讚嘆,釀豆腐的味道讓我回味無窮。

  外婆看見我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總是慈祥的會心一笑。雖然她操著一口我聽不懂的客家語,但從她說話的語氣和神態,總是叫我感到幸福。

  後來,外婆漸老,更因為中風要以輪椅代步,外婆亦因此再沒弄釀豆腐給我吃。話雖如此,我更加珍惜與外婆相處的時光。閒時我會推她到樓下的公園乘乘涼,她總愛在一棵大榕樹下休憩。有時候,她可以留在樹下整整數小時也不走。

  有一天,她把我叫到廚房去,我不知因由地跟著她,原來外婆託媽媽在市場裏買了些豆腐和肉碎,準備教我弄讓豆腐。她細心地教導我每一個步驟,縱使我笨手笨腳,外婆仍然溫柔地指導我。雖然製成品賣相不佳,但豆腐中卻蘊含著外婆對我無微不至的愛;即使我倆之間未曾有過語言上的交流,但在尋常生活上,我卻能感受到外婆每天不辭勞苦地送我上學、放學、教我寫字中的一份濃濃的愛。

  今天是團年夜,家中又空缺了一個座位,我到廚房去捧著那盤釀豆腐出來,淚水又奪眶而出。在天國的婆婆,你近來好嗎?我好想念妳。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