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責任 (中六級 關天誦)

我們的人生就是一艘船,這艘船一直都在永無止境的大海上航行著,就像我們的人生一樣。船隻航行的方向,可以由自己來計劃。而自己的人生也能由自己來規劃,到底是想擁有充實的生活,還是選擇虛度年華呢?我想大多數人會選擇前者。但這要如何達成呢?我認為人在任何時候都要盡好責任,就像一艘負重的船一樣,才可以得到一個充實的人生。

負重的船沉著、穩定、不會輕易因外來因素而動搖。責任給了我們使命感,我們會產生一種想法──自己一定要把這件事情做好。因此我們就會以盡好責任為目標,就像決定了船航行的方向一樣。之後我們就會以認真的態度來面對這件事情,不能輕率,因為輕率面對責任的話,我們就有可能把它們推卸掉。責任永遠不能盡好,並會一直纏在自己的身上,就只會讓自己痛苦下去。相反,認真完成事情,盡好責任的話,就能夠讓我們在處理事情時可以從中有所得著,學會處事的能力、懂得與人相處之道。這些對我們的將來有很大的幫助,因為得到的經驗會令我們知道甚麼事情應該做,甚麼不應該做,使我們變得成熟,到了未來需要再次盡責任時就能更得心應手。一直這樣循環,我們所明白的道理亦持續的增加下去,最終使我們得以成長。除此之外,人盡責任,猶如負重的船。在盡責的同時,我們會得到經驗,當面對逆境或不如意的事情時,也能應付自如,就像那艘負重的船在面對風浪時仍然能夠屹立不倒。

相反,空載的船重心不穩定,容易受到外來因素的影響,風雨巨浪吹襲,就會使這艘船搖擺不定,最後更有可能失去重心而翻側。人沒有認真的負責任,或者是輕視責任的話,到了最後,結果必須由自己來承擔。其實責任可大致分為兩種:一種是對別人的責任,別人交代你要完成的事,就必須要用心的把它完成,因為這包含了別人對自己的期望;而另外一種則是自己對自己的責任,這可說是一種自我期盼,希望自己能做到最好、比自己的競爭對手優勝,激勵自己努力做事。但是如果你輕視責任、推卸責任的話,那麼說這些也只是浪費時間而已,因為連自己的本分也盡不好的話,談將來的機會只會是零! 再者,不負責任,就會失去別人對自己的信任,失去別人對自己的支持。一艘船失去了上面的重物時,就會很容易被風雨擊倒、被巨浪吞噬。一個人失去支撐、孤立無援的時候,在逆境之下就很容易因抵受不住而倒下了。

梁啟超的《最苦與最樂》中有這樣的一句:「獨是凡人生在時間一天,便有一天應該做的事,應做的事沒有做完,便像是有幾十斤重擔子壓在肩頭,再苦是沒有的了。」責任常在,我們應該正面面對,而不是逃避、推卸。在盡責過後,我們才得以從中學習、成長,得到充實的人生。

成長 (中六級 丘梓穎)

「做大人,常常有人叫我做大人。」不知道英子是用什麽心情寫下這句話的呢? 「你也半大不小了,是時候表現得成熟點了!」不知道大家是用什麽心情回應父母的嘮叨呢?

小學時在常識課上學過一個詞語──青春期。老師說,這是個充滿不安和羞澀的時候,我們會由乖巧聽話的寶寶遙身一變成為忤逆四方的惡魔。現在想來,卻是有幾分道理的。

青春,是我們創造自我世界的時期。我們會將我們認同及喜歡的東西融入我們的世界,並將其當成法則般遵守。俗白來說,就是隨心所欲地把自己擁有的當成整個世界。比如說,我們可以隨心所欲的發「夢」。說不定某天在街上看到某張招聘廣告,就會考慮自己成當上那種職業,皆因我們都夠膽去做夢,也夠膽去承受一切惡果。因為我們的純粹,我們可以毫無保留地豁出去、不求回報地堅持自己的信念。例如對朋友的感情,雖然有時候朋友之間會有「小圈子」,也會有爭執,但畢竟大家需要磨合的空間,何況我們亦不會一輩子記恨。至於不喜歡的人,不理他便一了百了!對社會上不公平的事、對政府的憤憤不平,那就更簡單直接了。喊口號、遊行示威已經算是小事了,佔領中環、破壞立法會大樓才算是轟動全港,向政府宣洩他們的不滿,這種行為的對錯姑且不提,但由上述事件可知,青少年、少女的愛恨分明,由不得眼中有一點沙子。他們確信自己擁有無盡燃料,足以照亮前方、甚至改變世界。因為他們有自信可以面對困難,並願意承擔後果,去換取「到達滄海的雲帆」。

如果說青春是持續燃亮自己的過程,那麽成長就是撲滅自己的一剎。

之所以說是一剎,是指自己意識到自己必須長大的那一瞬,其實就已經成長了。但是蛻變是一瞬的事,但面對生活卻是我們需要學習的事。無奈的是,鮮少有人能突破生活,奔向屬於自己的未來。

生活,是一場戰爭,它會內外夾攻我們的小小世界,有足夠決心的人或許有機會戰勝,但無數人仍是它的裙下之臣。勝利的人可以堅持自己我行我素的性子,並實現自己的抱負。例如萊特兄弟將自己的飛翔夢展示給世界,他們把熱情毫無保留地貢獻給自己的夢想,並且改變整個人類的未來。又如馬丁路德金將對社會歧視黑人的不滿發洩出來,和政府對抗最後令黑人得以享有平等,打破傳統觀念。但真正能做到這一步的人又有多少呢?行路難,行路難。現實生活殘酷,弱肉強食、適者生存,有時候我們的夢想和想法被社會的法則、道德和社會的發展所限制,而導致自己最後都要跟隨主流的步伐。例如是鍾情於藝術的學者,因為香港本土的行業發展過於傾向金融業而失去發展的機會,最終被迫放棄自己的喜好。這種人我們應該給予鼓勵和安慰,因為他們並非不想實現自己的願望,只是社會容不下他們吧了。

但有些人卻是在感受到生活中帶來的壓力後,果斷的放棄了自己的原則,否定了過去的自己。我們應該批評這一群人,因為他們這樣做是臣服於生活壓力之下,他們扼殺了從前那個擁有雄心壯志,隨心所欲的自己。試問這個社會又怎麼可能接納毫無熱情、毫無個人想法的年輕人呢?畢竟我們需要的不是毫無生氣的布娃娃。

成長的過程慢長,受到生活壓力後我們便會成長。但成長是一件壞事嗎?其實並不完全是。生活只是個催化成長的媒介,但只是我們懂得留有自己的原則,學會妥協而並非屈服,其實成長都是一個新的開始。

做大人是一種自我約束,我們開始慢慢懂得現實生活並非如自己所想般一帆風順,所以我們會懂得去計劃未來,去約束自己隨心所欲的行為。但這並不是我們放棄了自我感情的表現,而是我們的想法產生了改變。這個之前說的受現實所限有些相似,分別只是這裡說的是個人自身的,但前者是外在因素。我們透過自我約束來表達自己的暫時妥協,卻不是永久臣服。儘管青春是的自己可能會有所改變,但卻永遠不會消失。那些曾經的熱情會永遠溫暖著自己的心。

若是將青春和生活比喻成刀,當他們對削的時候,青春這把刀子就會慢慢卷刃,但我們依舊可以再一次磨利青春,對抗生活。過程中,我們會學懂忍耐,學會妥協,但絶不會臣服。因為我們心目中,總有一份熱情熾熱地燃燒著。

早會短講 (中六級 凌婧潼)

以下是兩則特別新聞報告:敘利亞衝突不斷,近六千萬人為避戰禍被迫離鄉背井,部分人因此客死異鄉。巴黎發生恐怖襲擊事件,恐怖分子襲擊法蘭西體育場,造成多人死傷。

校長、各位老師、各位同學: 

大家好!我是中五丁班凌婧潼。不知道大家是否還記得這兩則新聞?三個月前,一張三歲小孩伏屍沙灘的照片引起各國人民同情,對歐洲難民政策作出抗議;上個月,巴黎發生恐襲,各地網民紛紛在社交網站更換頭像,表示哀悼。

為了報復,法國總統決定對敘利亞境內的伊斯蘭國目標發動猛烈及無情的空襲,十架戰機向位於拉卡的伊斯蘭國目標投放二十枚炸彈。市內到處火光熊熊,二十萬戶一度停電。當你們聽到法國的報復行為,你們又有甚麼感覺呢?以暴易暴的方法究竟是否一個好的解決辦法?所幸的是,法國政府今次的行為並未有波及到平民的生命,但事實上已嚴重影響市民的日常生活。我明白伊斯蘭國恐怖分子濫殺無辜的行為實在是十分殘忍,但砲彈無眼,法國政府的空襲分分鐘可能會導致當地百姓的傷亡,而這些無辜受牽連的平民可能達到幾百人, 甚至幾千人。我不是想將伊斯蘭國所做的惡行淡化,但我想大家想清楚法國政府的行為又是否合符仁義。好明顯空襲不是唯一的選擇,法國可以透過地面攻擊報復,但法國政府寧願「有殺錯,無放過」,無顧及敘利亞百姓的安危。仁的意思是要體諒別人,要有惻隱之心;而義的意思是要我為自己和別人錯誤的行為感到羞惡。古語有云:「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既然法國政府不希望看見自己的平民百姓受到傷害,又為何要發動空襲令到敘利亞百姓受到牽連呢?既然法國政府認為襲擊別人的國家是錯的,又為何要襲擊敘利亞呢?

不過,對於敘利亞人來講可能今次的空襲只是小事一樁,長期的內戰使他們已經無家可歸,每天都生活在恐懼當中,他們被逼逃離家園,成為難民。離開敘利亞只是他們步向平安生活的第一步,有不少人都因偷渡的船隻過重最後導致船隻下沉,在茫茫大海中喪生。正如我一開始提到三歲男童亞藍陳屍土耳其海灘只不過是其中一個例子,實際每天有數以千計的人因此而死亡。而造成這些慘劇的究竟是甚麼呢?正正就是伊斯蘭國和其他國家的紛爭。

有時候我會想為什麼大家同是人類,我們能夠在沒有戰爭沒有饑荒的環境下生活,他們卻每天想著如何能夠脫離擔驚受怕的日子。我們不是前線的醫療人員,亦不是國際紅十字會的救援人員。我們的能力非常有限,但我們可以將敘利亞難民的消息透過面書和不同的社交媒體的方法發放出去,讓更多人知道他們的現況,希望能夠幫助他們。我們亦可以透過捐款到一些非牟利組織,協助敘利亞難民過更好的新生活。

明天公民教育組將舉辦幫助敘利亞難民的籌款活動,希望大家慷慨解囊,為敘利亞難民脫離困苦出一分力。今日是冬至,相信不少同學都會和家人做冬過節,在此祝願敘利亞的難民亦能夠早日和家人團聚,過安定的生活,亦祝大家冬至快樂。我的講話到此結束,多謝!

再見,我的遊樂場 (中六級 梁凱儀)

在我的記憶之中,我童年的大部分玩樂時間都是和爸爸一起度過的。每逢週末,爸爸都會帶我到公園、到泳池、到沙灘……和我一起玩,陪伴着我。除了帶我到不同的地方遊玩外,爸爸本身亦是我的遊樂場,帶給我無比的歡樂。

每天晚上,爸爸都會和我玩飛機遊戲。他躺在牀上,用四肢頂住我稚小的身軀──我是一架小飛機,他就是我的停機坪,有時候爸爸讓我向上升,有時候他又慢慢下降,時而往左傾,時而往右歪,把我弄的東歪西倒,口中更模仿着飛機引擎發出的咯咯聲。偶然,他會裝作發生墜機事故,不停抖動着四肢,令我在半空中左搖右擺,真是刺激又好玩。在爸爸開始感到疲倦的時候,他總會降下來,讓我「着陸」,口中唸着「沒油了,沒油了」。而我們加油的方式亦很有趣──就是唱歌。我們會一起搖晃着身體,一起唱一些很著名的歌,例如《國歌》和《有隻小鳥掉下水》。他休息夠了,入滿油了,我們才會再次起飛。這個遊戲即使是每天都玩,我亦不會覺得沉悶,反而令我更渴望有朝真的能一飛衝天。

除此之外,我亦會經常把爸爸雄壯的身軀當作玩樂設施,我會爬上爸爸的背上,用手、腳攀住,然後再慢慢的滑下來,正如滑竿遊戲。我又會在爸爸擡起手的時候用雙手勾住,掛在他強而有力的臂彎中,輕輕搖晃,正如盪鞦韆一樣。他每一次的玩樂,爸爸都是以自己的身軀支撐起我整個人,帶給我許多的快樂回憶,叫我畢生難忘。

爸爸更是我的牀,我的專座。我時常都會坐在他的懷裏看書、看電視、一同午睡,在他的懷抱之中,我感到無比的安心和溫暖,使我一直茁壯成長。

現在我長大了,體重、身高都上升了不少。而爸爸亦在不知不覺中老去,頭髮開始變得花白、稀疏,面上的皺紋,尤其是額上、嘴角的皺紋都深邃了不少,他的眼角亦已顯露出歲月的痕跡。隨着我和爸爸的「長大」,我們的關係好像變得生疏了幾分,少了幾分肢體接觸的親密、少了幾分無憂無慮地一同笑鬧、玩耍的友好,因爲爸爸已經再也抱不起我了。

雖然隨着年歲的增長,爸爸已經不再是我的遊樂場了,但他仍然是家中的重要支柱。他辛勤工作去養活我們,爲我們遮風擋雨,提供安身之所,就正如一個避風港。

再見,我的遊樂場。

你好,我的避風港。

成長 (中六級 麥悅珩)

     某夜,興之所至,夜半跟友人傳起短訊來。東談談、西談談,訴說着自己近來的鬱悶。說着說着,感覺挺舒服的,似把心中的繩結逐個逐個給拆下來,坦蕩蕩的。冷不防,對方突然回了一句:「你成長了,只因你所體悟到的不是你所希望知道的,所以你才會陷入這片迷惘中,接受自己的成長吧!」看着手機刺眼的光芒,伴着漆黑的房間,我又掉進那該死的迷思中。

     的確,一向自命不凡的我,向來以自己那小得可憐的智慧,便誤以為自己洞悉到別人看不到的事實,是與眾不同的,幻想自己能憑著一顆雄心壯志便能踏遍天下。更甚的是把自己看得太大了,大得蒙蔽了雙眼,蓋過了現實。

     這樣的事大概每個成年人也走過,也像這般「青春」過,自以為所向披靡,無人能及,能衝破種種局限,直達心中所想。不幸地,現實卻往往事與願違,驅使我們脫離幻象,迫令我們重新正視真實的世界。畢竟,我們都需要生活,生活要我們作出選擇。然後,我們都為了生活而青春不再。有人稱之為成長,欣然接受並默然離去,那些怯者會說,成長就是犧牲和接受。但,我不認為這是成長。

      如果成長是必然發生的過程,如果這是對的,我不會因而困惑,不會因與苦惱。生活是一種選擇,是需要妥協的,但不是唯一的選擇。身處這個時代裏,我們都被生活的安穩所磨蝕,每件所做的事都失去意義,失去原有目的。

     成長決不是這樣的,成長引領我們看透這些,但若我們止於此,就只會作繭自縛。毛蟲破繭而出成為蝴蝶,人也要突破自身的局限才能長大。現實只是一個繭,安全地保護著我們,但同時亦阻礙了我們。只有掙扎才能強大,才能破繭而出,成為色彩斑斕的蝴蝶。

      或許青春不是一個階段而是一種態度、是一種渴求、是一種盼望。當天「她」給了我們勇氣踏前覓種種的可能,「她」寄語我們的是我們沒有什麼可以失去。那時,我們都確實所向披靡。

     若有所思的我感覺在這剎那真的成長了,認清了事實,突破了某些障礙,心如釋重負,重拾了勇氣。

    手執電話的我,輕輕的滑開螢幕,故作詩意,作了以下的回覆:

身累了,

睡了無礙;

心倦了,

睡了猶在。

 

甚至,

連睡眠都被批判、

被打壓,

卻又苦無對策。

 

在這無盡的苦困中,

我羨慕、我嫉妒、我懷疑,

我超脫了睡眠。

試圖奔往迷途的出處,

卻又墜進更大的謎。

或許有一天,

或許真的有那麼一天。

我決定離去,

請不要勸說我,

也別支持我

 

因為

我知道這是我成長的里程碑

人貴在負重 (中六級 吳舒華)

     船在負重時最安全,空載時最危險,因為暴風雨能輕易地把空載的船打翻,卻不容易撼動負重的船。人又何嘗不是一隻隻小船,在浩瀚的海洋中航行打滾,只有負重才能成功駛向理想的彼岸。

     生活因負重而變得踏實,潛能也會被激發。學海無涯,有的學生終日渾渾噩噩,不思進取,功課測驗又馬虎了事,這樣的學生腹中無半點墨水,心中不曉道理智慧,其無異於空載的船,在一次考試中就足以翻船,乃至將來到社會找工作,也會被社會上的濟濟人才淹沒。但若某些學生做事認真,為求盡善盡美,這種輕微的壓力反而能使人進步,反而能填充我們這艘空船的位置,以讓我們能從容不迫地面對公開考試這場大風暴。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雄鷹不經暴風雨的洗禮,怎能在高空展翅翱翔?人若不給壓力自己,怎創造人生的巔峰?

     精神因負重而沉穩,心靈因負重而寧靜。古有越王勾踐因受亡國之辱而臥薪嚐膽,終日提醒自己要報仇雪恨,他能如此不屈不撓正因他肩負着復國的重任。人人都說窮人家的小孩早當家,這是因為他們比其他小孩更早深諳世故,更早挑起養家的重擔,性格也因此被打磨得更堅韌不拔,穩重懂事。負重不僅僅是肩上的擔子,更是在世所經的歷練。只有經驗豐富的漁夫才敢空拳搏猛虎,只有飽經風霜的老人才能「靜觀花開花落,坐看雲捲雲舒」,他們能如此泰然處之,只緣他們的船上放滿「試過」的箱子。

    「生於憂患,死於安樂」,負重於人類而言是不可或缺的生存條件,爭取民主是我們必須肩負的責任——我們不會貪圖虛偽的安逸,不渴望一時的自由,就算以卵擊石,也要毫不退縮地站出來,在黑暗的夜里,亮起屬於自由的小燈,讓它們一點一滴滙聚成奔騰的河流。這種重,我們必須得負,容不下一丁點的退縮。

    大風暴即將來臨,我彷彿看見一艘艘置滿貨物的船穩穩的、慢慢的乘風破浪,直掛雲帆濟滄海!

再見,我的遊樂場 (中六級 張詩蕾)


遊樂場,孩子們心目中的春天,是一個充滿著童話色彩、五彩斑斕的兒童天地。

在我的心目中,遊樂場是有著溫暖的陽光、淡淡的藍天、綠油油的草叢的地方,色彩淡雅樸素,富有生活氣息。

 

那是個伴著我度過美好童年的地方——外婆家的院子。

 

一打開院子的大門,清爽的山風便撲面而來,帶著陣陣來自泥土的芳香,使人煥然一新。我依稀記得那是一個炎熱的夏天……

 

早上,我和表妹一起上山玩,那是外婆家的後院,院子種上了各式各樣的蔬果,正到了成熟的時候。我們拿著小鏟子,提著小籃子,手拖手地上了山。眼前全是熟透了的番茄、青瓜、橘子、西瓜……琳瑯滿目。我和表妹會去摘番茄、橘子,用袖子擦一擦就吃了,還時常叼著個番茄橘子在菜園子裡玩捉迷藏,誰輸了誰就要把叼著的全吃光。

 

我們常常都把菜園子搞得一團糟,可那時的大人從來不理孩子玩得有多麼瘋癲,也不會罵。玩到累了,我俩便到院子前的水池,捂上一兩把水洗臉,喝上一兩口清涼。清涼的山泉水猶如天上的甘露,使夏天不再炎熱,還透著陣陣涼意。

 

下午,本來是個午休的時間,聽著蟬鳴的伴奏,鳥兒的歌唱,正是入睡的好音樂。可我們倆卻一刻都不閒著,跑到院子的草叢中,仔細地尋找著小蚱蜢。只見一隻褐色的蚱蜢從草叢中躍起,眼明手快的我們馬上撲了過去,用手捂住,再慢慢地伸進去把小傢伙抓出來。看著那小不點的樣兒,時不時還用後腿用力地蹬我的手指,想逃出我的魔掌,實在有太多的樂趣。在草叢裡,我們又是撲,又是跳的,活像一對青蛙在找蟲子吃。

 

蚱蜢抓膩了,我們便又跑到菜園子裡找南瓜蟲。淡黃、透著白色的南瓜蟲從南瓜上被我們抓了下來。為什麼我們會把南瓜蟲抓下來玩?我告訴你,南瓜蟲是會跳的!別看牠只是一條小小的、只有頭尾有腳的蟲子,它跳得可遠、可高了。把牠放在地上,牠就會把身子蜷曲起來,然後便像彈簧一樣彈出去,有趣極了。我和表妹會各自抓一些南瓜蟲,再比一比看誰的蟲跳得更高、更遠。看著南瓜蟲「噔、噔、噔」地跳,我們都樂開花了。

 

晚上,我和表妹便跑到山旁抓螢火蟲。小蟲的屁股一亮一亮的,好像就是掉到地上的星星。夜晚的天空格外明朗,繁星點點,正與地上的「星星」相互映襯着呢!我们跑着、跳着,在這星海里追逐星星,即使大汗淋漓,也被夜晚習習的微風給吹乾了。回到院子的空地,我們躺在地上望着天上的繁星,發揮着自己的想像力把星星連起来,畫着一個屬於我們自己的星座:兔子座、小鳥座、青蛙座、蚱蜢座……

 

四歲那年,媽媽來接我到香港上幼稚園,我被迫要離開這個陪了我兩年遊樂場。我捨不得表妹,捨不得蚱蜢、南瓜蟲、螢火蟲,捨不得這還沒探索完的遊樂場。就這樣,我揮手告別了這裡。

 

至到前年,我再次回到這個小天地,卻發現一切都已面目全非。後山被推平準備蓋大樓,水池也被拆了,山泉被污染了。我可愛的蚱蜢、南瓜蟲、螢火蟲也都不見了蹤影。

 

過去了的,就再也回不來了。回憶,也只能在腦海裡蕩漾。再見,我的遊樂場!再見,童年的美好時光!

給自己留點空隙 (中五級 余俊健)

   「特別新聞報道:有調查顯示香港痛苦指數高達百分之十四,七個港人就有一個痛苦,在亞洲地區高踞第十一位,與去年經歷九級大地震的日本人相比,香港人竟生活得還更苦……」

  「你生活得快樂嗎? 你身邊的人快樂嗎?」

  「唉!男人真辛苦,受上司氣,受老婆氣,還要給錢家裡。養一個小孩還要四百萬!被工作轟炸十幾個小時不在話下,整份工資自己都沒用花上多少才是重點!」雋賢哀聲嘆氣,連番搖頭,聲音不時激動震抖,嘮叨不斷。三十幾歲的小伙子頓時老了十幾年。

  「你加班不累嗎?現在都十點了,快回家睡覺啦!」同事說道。

     他當然累,做保險經紀每天與時間競賽,與銷售量搏鬥。辦公室總是充斥著電話鈴聲:用頭夾著電話,一隻手操控滑鼠,另一隻手抄寫著客戶需求,這幾乎是千篇一律的景象。每天上百個電話,每次聽見電話鈴聲總讓雋賢感到頭痛,感到抗拒,感到煩厭。無論多努力,客人也未必被說服,怕於別人落後,每天只好都加班到深夜,為了就是保住工作。沒有工作,家就撐不下了,雋賢心理很清楚;他連回家乘車,也在想計劃書。疲憊,但是總是硬撐著。

     回到家裡,雋賢以為總算可以歇會兒,可是未進家門,門內傳出瓮聲瓮氣的提琴聲使他為之一振。

    「你練這麼久究竟練出了什麼?」

    「為什麼你能這麼笨?」

    「人家陳太太的孩子學了九個月就考了三級,你學了三年、考了兩次都是沒考上,你真的不知道怎麼教你!」

     詈語從夫人的口中連珠炮發,準確地射中女兒弱小的心靈。面對母親的嚴肅強硬,女兒頓時撇起嘴,手抓緊著自己的衣服,站得筆直,強忍的淚珠在眼眶打轉。

    「我已經很努力了,媽媽你是不是不喜歡我」女兒哽咽地說道。

    「你別以為哭就可以不練琴,練不好你不可以睡!」夫人面目扭曲,臉紅耳赤,咆哮地說。

    「現在都這麼晚了,別逼她,明天早點起來再練吧!」雋賢勸道。

    「你不要慣著她!她就快選小學,面試時候沒有一招半式,怎麼能夠贏人家!」夫人心急地說。

    「你逼她也沒用,她只會覺得有更大壓力。」雋賢不耐煩地說。

    「原來我是錯的!原來想自己女兒進一間好的學校是錯的!每次都是你來做好人,我來做壞人,你有幫過我教小孩嗎!」夫人眼睛發紅,無法道盡的心酸和失望都化成淚光。

    「我管小孩那你出去賺錢嗎?九龍塘的一個單位的價錢負擔有多重你知道嗎?學費雜費有多貴你知道嗎?看完上司臉色,我還要看你眼色之餘,每個月再給你三萬元家用?」雋賢吼著,一次把自己的苦都喊出來。

    「你辛苦我就不辛苦!你有假期但我沒有假期,我三百六十五天都在顧小孩和做家務,每次回來就對我不理不睬,你知道我有多無助嗎?」夫人哭訴著,聲音沙啞得泣不成聲。

    女兒著急地抱著雋賢,「不要吵了!盈盈會乖的!我會練習的!」泉湧般的淚水弄濕了雋賢的褲子,而夫人也擦着淚水走近了房間。

    這場戰爭隨著夫人的淚水停留在雙方的無助和憤怒。而夫人最後一句話一直縈繞在雋賢的腦海中。

   「夜了,乖,我們進房睡覺吧!」雋賢抱著女兒說。

   「爸爸,你和媽媽會離婚嗎?」女兒躺在床上說。

   「傻瓜,當然不會」雋賢撫摸著女兒的頭,安慰道。

   「爸爸不乖,常常欺負媽媽,令媽媽流眼淚」女兒說。

   「媽媽有因為我而哭?」雋賢問道。

   「媽媽每天都等你電話,每晚都只有我和媽媽吃飯,次次她都是皺著眉頭、很不開心」女兒說。

   「她經常罵你,你會不喜歡媽媽嗎?」

    女兒搖搖頭說:「媽媽都是為我好啊。是我不好,總是做不好,媽媽才會生氣。」

   「媽媽這麼壞你還說她好?」雋賢有點不忿,有點無奈,有點不解。

   「是爸爸你沒看見。媽媽很緊張你,經常買你喜歡吃的菜,只是你都沒有回來吃而已。」雋賢聽到,忽然有點心痛自責。

    「你會討厭爸爸嗎?」

    「不會,但我想爸爸多點陪我和媽媽。你答應我陪我去海洋公園玩,同學們都去了,但你都沒有陪我去。」女兒搖著雋賢的手。

      女兒這番童言在雋賢的心裡回蕩:我生活到底是為了什麼?我以為他們不用擔心生活,就會快樂,所以我拼命賺錢,我以為我是好丈夫、好父親。可是當我想做好的時候,沈重的工作和無形的壓力卻使我喘不過氣,我累但我怕我做不好,而最終我用疲倦的身軀面對他們。我忘了我的目的,忘了我辛苦是為了誰。我自以為讓他們快樂的方法讓他們度過無數孤獨和淚流的夜晚。我給了他們生活,生活卻讓我們失去了家。我常常以為是我一個人奮鬥,但我忘了還有兩個人在等我,我還背著兩個人、兩份情。我應該給自己喘一口氣,別讓工作成為一道牆,讓我可以走近他們。

     雋賢帶著女兒,停在夫人的房門前,聽見她哭泣的聲音,覺得自己衝動而萌生的愧疚和心痛湧上心頭,他敲了敲門,決心撥開生活的迷霧,尋找家的方向。

    那之後的某個夜晚,在公車上的雋賢打電話跟老婆說提早回來跟他們吃飯。

    「這麼難得你會在十點前回來,平常盈盈為了等你很遲才願意吃飯.」夫人笑著說。

    「那不是你嗎?我為了你們,提早完成工作,現在都累透了。」雋賢開玩笑說。

    「回來你不就能聽到盈盈彈鋼琴慰勞你,她現在不用拉小提琴,彈得可起勁呢!」夫人回應說。

    「那不正合她的意,你不用逼她自己就自覺要練習,你又不用這麼勞心。」雋賢說。

   「掛線吧!我正在忙著煮你最喜歡紫蘿牛肉,你也累了,好好在車上休息。」夫人接著說。

   「辛苦你了,吃完飯我們來喝喝酒,二人世界吧!」雋賢說。

   「再見!」兩人不約而同地說。

    那是他們第一次感覺到家的存在。

風箏與線 (中五級 余俊健)

     在蔚藍的天空中,色彩絢爛的風箏搖曳,享受輕柔的涼風吹拂著,左搖右擺,與作伴的白雲嬉戲,環抱這自由的天空,俯瞰這美麗的世界。我,曾是多麼羨慕嚮往。可惜,討厭的線抓牢著翱翔的風箏,規限它飛舞的天空。難道「風箏」與「線」的羈絆是可惡嗎?

    「你別管我好嗎?你很煩!」家偉的眉頭皺得緊緊的,一副不耐煩的樣子瞪著母親,而兩人之間總保持一定的距離。「為什麼現在你為什麼變成這樣,以前你不是這樣的!」「為什麼你要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一起?為什麼你要逃學?為什麼?」母親的淚珠簌簌落下,洶湧的淚水模糊了母親的視線,能感受到的,只有心碎。泣不成聲的母親,得到的只是厭煩和漠視。當下,遺留的只是木門關上的聲音……

     以前,風箏是多麼美麗,懷著主人的盼望展翅高飛……

     小時候,家偉曾經與媽媽放過風箏。在綠草如茵的草地上,家偉追隨著媽媽的身影,拖在地上的蝴蝶風箏漸漸升上天空。家偉迫不及待搶著媽媽手上的線軸,媽媽捉著他的小手擺了擺,天空上的風箏飛的既高又遠。仰望天上的風箏,家偉不禁嘆惜說:「如果沒有線,風箏想必飛得更高更遠吧!」母親笑了笑,說:「風箏不知道如果沒有線,它根本不能高飛。」家偉開玩笑說:「那媽媽你不就是我的線?」當然,媽媽多希望你能讓我相隨高飛。

     直到三年前,家偉的父母因為父親的賭債而吵架,他躲在房門後,哭嚎、歷歷在耳的對罵聲和東西破碎的聲音不斷交替。霎時的沈默使整個氛圍變得冷清寂靜;從門縫裡偷看,只留下雜物亂撒一地的景象和無助的母親。此刻,這殘酷的現實來得讓人不能接受,那打擊在家偉的心裡留下無言的傷痕。那夜,眼淚在無神的眼睛裡靜靜流淌。

     風箏的線越放越多時,風箏會變得迷失,在天空漫無目的飛翔……

     父親離開了,母親覺悟自己要獨立堅強。每一天都匆忙的:洗碗、保姆和兼職派傳單,連花十五分鐘吃飯的時間也是奢侈。相對,照顧家偉的時間也越來越少,每天看見母親汗流浹背地回來,家偉雖心痛,但也會不滿母親不能陪伴他。在家裡沒人理會,家偉經常到外面玩耍。在五光十色的世界裡他總找到驚喜與快樂、找到他的一席之地、找到滿足感。漸漸地,家偉回家的時間愈來愈晚,甚至母親回來也看不見他……

    「既然我有朋友,能夠整天陪伴我,其他的都不需要了……」

    「砰!」門關了,人走了。風箏斷線了,但風箏飛往的是更遼闊的美好世界嗎? 」

     幾個月來,家偉的母親四周尋找家偉的身影,黑夜朦朧,迎來的又是一次失望。母親經過回家的街道,看見小巷裡出現一群人的身影,身影中傳來淒慘的叫聲,嘔吐的聲音隨即傳來;定神細視,被打的皮開肉綻,遍體鱗傷的是家偉!母親不敢相信,不禁懷疑自己的視力;奄奄一息的家偉在恍惚的眼神中透露一絲求救的眼神。母親漸漸走近,用強硬的語氣示意要報警,那群人立即落荒而逃,留下受傷的家偉,而母親腳下踩著一張借據。

     當下,母親摑了家偉一記耳光,雖然母親沒有說甚麼,但家偉那憬然的樣子,相信已道盡當中的擔心愧疚。

     風箏擺脫線的缚束,卻迷失方向而墜落。斷了線的風箏,仍可以找回牽引的線;但沒有線的風箏卻永遠不能飛翔。牽繫著你的風箏吧!帶領它往正確的方向,飛往自由的藍天。

(中五級 李澤林)

      路,由人們一步一步所創造,令到後世的人們能夠暢通無助地走路。路,由人們從古代留傳的知識所開拓,令後世的人們能夠學習已往,邁步向前。

      路,由以往人們的汗水所構成,令後世得以繼續開拓。
以上都是由人們堅定的心所換取,名人奧維德曾說過:。「水滴終可磨損大石,不是因為它力量強大,而是由於晝夜不捨的滴墜。」正如古人所說的水滴石穿。
     

     人生中總遇上成功者和和失敗者,因有天資才成功 ? 非也。因幸運以成功 ? 非也。因努力不懈而成功 ? 的確。自古已有以努力換取成功,以不懈以換取勝利的仗。的確人生中有很多崎嶇不平的道路,如同:「條條道路通羅馬」一樣只要願意堅持下去,總到達終點。


     路,也許有盡頭。但你所行走的距離,卻只會被自己的意志所影響。你能夠只走一步,也可以選擇堅持不斷的走,走向無人能預測,亦無人知曉的未來。成功失敗,其實一直都掌握在自己心中。愛迪生曾說過:「天才是一分的天資,加上九十九分的後天努力」無論是外國或中國,一直都有相同理念。若有機會到過去遇名人談論成功一事,相信努力是不二之選的答案。
 

     世界上最長的路應是人生的道路,每個人有不同長度的人生路也有不同的分支。你能學習但不能模仿。你能選擇慢走但不能不走。你能夠倒頭尋回正確的路但不能明知錯也繼續走。現今社會狀況早已經淘汰懶人,若想得到幸福只能力爭上游,所謂富不過三代,窮不過三代。人會因滿足而惰但也會因不滿意以奮力向上,若想捉緊幸福只能努力向上游。若想走好人生的路,你只能憑著一雙「腳」,奮力向前及有一顆不向困難妥協的心。
 

     堅持不是鑽牛角尖,要有抵抗誘惑的心,要走上正確的道路,只有堅持才能戰勝前進道路的難關,只有堅持才能學有所成,只有堅持才是事業成功的基礎,只有堅持才有市場上的成功,只有堅持才有新發明。
  

     「花和人都是不幸的,但生命是無止境」人生就是被努力所開拓的一條康莊大道,只要能持之以恆,無論是高山低谷都能一一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