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條公公 (中五級 曾宥騏)

      每逢過年過節時,我和弟弟都會帶著興奮的心情去探訪外公和外婆。在我的印象中,外公是個「皮包骨」,當他不穿上衣時,背上的「翅膀」就會展露無遺,我們常常稱呼他做「藤條公公」。外婆身形肥胖,他倆站在一起時,就像錯點鴛鴦譜似的,一凸一凹,更顯得公公的苗條。

      公公有著瘦削的瓜子臉和豆大的眼睛。公公在家時不常穿衣服,儘管天氣很冷,他也不怕,因為家中有一個大煱爐來煮砵仔糕。公公和婆婆是小販,專買砵仔糕和糯米糍。公公是負責做砵仔糕的,做砵仔糕有很多的工序,要打漿,倒模,煮……有一次,我偷看他做砵仔糕,從廚房後窗我依稀看到瘦削的影子,在火光的映射下,更顯露了他的蒼老。在蒸騰的煙霧中,我看見外公的頰邊如雨般落下的汗珠。

      在晚飯時,公公總會斬雞來吃,而我的飯碗裡卻總是有一隻肥美的雞髀,公公還會夾很多很多的魚啊雞啊菜啊給我。

      在中秋節時,公公還會買燈籠給我和弟弟,從我小時到現在都不變,或許在公公的心中,我還是小時侯那個天真無邪的小孩啊。

     儘管公公已經衰老,已經落伍,但在我心裡,他永遠是我最好的外公。

做到老、學到老 (中五級 張偉豪)

     當第一次聽到「活到老,學到老」這句話時,心中就暗暗質疑道:「人老了,當然就要好好地去享受自己餘下的生活,怎麼可能還要想著去學習那麼不識趣。」但在我見到他的時候,這個想法就被完全地推翻了。

     他,就是我的外公。外公留著一頭標準的陸軍裝平頭,那一片雖短但刺手的「銀針」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特別閃亮。外公雖然是華人,但不知怎的,他的眼珠卻帶著點青藍色。外公不算高大,但看起來實而有力。他外出時總是喜歡戴著一頂帽子,穿的也是短袖衣服,七分褲,顏色也是淡淡的,十分低調。

      外公很喜歡嘗試新的事物以及學習那樣東西的用法,早前媽媽送了一部平板電腦給外公。外公剛拿上手時,便用手指在顯示屏上七上八落地亂比劃,花了好大陣子才將屏幕解鎖,顯得有些狼狽。見狀如此,於是我就教了外公平板電腦的基本使用方法。不出幾日之後,外公已經可以在平板電腦上找到喜歡看的電視劇和喜歡聽的歌曲。我誇外公厲害。外公回答道:「這些東西,自己摸索摸索一下就會了。」

       外公會做很多事,而且也總是親力親為,之前見他不知從哪撿到一塊木板,自己在那又鋸又敲,乒乒乓乓,不一會兒就把木板搖身一變成了一張小凳子。他也很有心思,他家裏有間房的房門經常會被風吹開,他就自己動手在門和牆上加了一塊磁鐵,使門可以長期打開。

      外公常常說:「人什麼都要學會一些,就算沒人教,自己也可以學着去做。」這句話令我印象深刻,因為他就是將這句話完完全全地體現了出來。因為外公的關係,我現在就算面對一些我不會的事,也會嘗試著去做。

空凳 (中五級 劉嫚晴)

     今年的團年飯,一家人圍着桌子吃飯時,其中一張椅子空了。

     小時候,外公身型健碩,身體強壯,每逢假日就帶我在香港「氹氹轉」,香港的大街小巷我和外公也留下氣味。一走到玩具店門外,外公就會快快拉着我走,但我站在店外的櫥窗,外公用盡力氣也拉不動我,只好與我一起欣賞。當我看見心愛之物,就和外公説,但他每次只有一句,但我再用渴求的眼神凝視他的眼睛,他就會和我一同步入店外。

      當我慢慢長大,外公的年紀也慢慢增長,身體愈來愈差,他再沒有與我在香港「氹氹轉」。外公因行動不便,每天只躺左床上,而我又因功課,温習而少探望他。外公曾三次中風,身體及面部基本不動正常活動,説話也非常困難,但當我每次探望他的時候,他都會用冰冷的手捉着我暖暖的手,對着我微笑。一天一天的過,外公漸漸忘記我的樣子,但當我在他耳邊提住我的名字,他面上都會露出一道甜甜的微笑。我也會和他訴心事,雖然他不會回答我,但他的微笑,帶給我任何人都不能令我感受到的安全感。

      在外公離開的那天,我最後一次哭着捉住他冰冷的手説:「謝謝你,外公。」他緊緊合上的眼睛,彷彿流出一滴眼。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階段,而外公也過了最後的階段,我記得外公曾説過:「笑着一天,哭着又一天,你選擇甚麼呢?」我選擇「笑着的過每一天」,希望像外公一樣將我的笑容送給我身邊的人。

我的班主任 (中五級 朱浩輝)

      要論中二甲班的特色,不得不提我們的班主任。我的班主任長有一臉清秀的面孔,她每天都有着不同的造型,甚至我從開學至今從來沒有見過她連續兩天都穿著同一件衣服,有時我會在想:她的衣櫃究竟有多大?

      在中一時,在她三尺範圍內都「鴉雀無聲」,同學們都小心翼翼聽到她的聲音我們更要「爭相走避」,她的「大名」簡直讓我們「聞風喪膽」!但是現在,我對她可說是另眼相看,她做了我們的班主任後,她視我們版為子女一樣,很疼我們,雖然我還害怕她。

      她很嚴厲,不但要求我們的「學」,還需要我們的「品」。她透過日常生活的事,帶出做人的道理,甚至連我媽也做不到這一點。

      她會留下我們班補課,大多會在午膳時間和放學,可能別班覺得我們很可憐,但對我這傻瓜來說,簡直是天賜的禮物。

      每逢測驗,她都非常緊張,比我們還緊張,幫我們閱讀,理解測驗範圍,為我們整裝待發!

      她會收一些懶人,成績差的同學為她補習班的「入室弟子」,由她親自操刀,幫我們溫習。

      我媽曾說「這位老師是為學生,不是為工資的。」對!這就是我們的班主任:李沅瑩老師。

我的中一科學老師 (中五級 張穎堯)

      在我的中一回憶中,最令我留下深刻印象是一位科學老師。

      她擁有灰白的短髮和滿面皺紋,透過金色眼鏡片,我看到的卻炯炯有神的雙眼。她不像其他的女老師,不會穿高跟鞋只會「腳踏實地」,也不會打扮,對我來說她是一個「素顏美女」。她經常對學生微笑,甚至有一個小酒窩,可見她十分愛學生。

     我班的同學都十分頑皮,在科學堂的時候,同學不是睡覺,就是談天說地,絕少同學是認真上堂的。終於,她忍無可忍了,一邊大力拍桌子,一邊咆哮:「夠了,我受夠了。全班留堂。」全班同學才知道「大火山」爆發了,全部人安靜下來,鴉雀無聲,就連蚊子拍翼聲也聽了。可想而知,她是多麼的嚴格,多麼的認真。其後,我聽到的卻是同學的抱怨聲,而不是反思,我覺得十分無奈。

      此外,最深刻的是關於她退休的事,中一學期完結之前的不久,我得知她要退休的消息,我的心就好像缺少了一片,接觸的物件都是冷冰的,眼淚也不禁湧出來,源源不絶。其後,我班的班主任為了她準備了一些回憶影片及一個像歡送會的活動。舉行完這個活動之後,她很感激我們,說「多謝你們為我準備了這個活動。是的,我要退休了,祝你們身體健康,生活愉快。」她邊說,邊顫抖,十分感動。這麼重大的事情,也不會告訴我,我想她是為我着想的,不想我為她傷心。

      她,就是我最敬佩的科學老師,冼老師。我不會忘記她任何的教誨,考到好成績。因為她,我才可以變得更堅強,更樂觀。

我的爸爸 (中五級 李鵠志)

      每一天我都面對著他,面對著他那瘦削並充滿皺紋的面孔,看著他沒有光澤卻黝黑的皮膚,心中萬分難過。他就是我的爸爸。

      爸爸不太健碩,不高不矮的。每一天都是背心加恤衣再配一條「開工褲」就去「開工」。由於我爸爸是在日曬雨淋下工作,所以皮膚變得黝黑,身子變得瘦削。

      雖然我的爸爸是做這樣的工作,可是並不代表他沒學問和學識。既使現在並不是讀書時期,但他每天手裏都捧著書本,默默的閱讀。並將他所學到的都告訴我,讓我有更廣闊的知識。

      爸爸有時很嚴厲,我今天之所以能主動學習,都是爸爸的功勞。小時候,我無心向學,成績名落孫山。於是爸爸把有關學習的回條通通撕掉,而我就哭了。可是就因這樣,而激發了我,令我有今天的成果。

      我的家主要是我爸爸撐起的。他每一天都辛勤工作,即使工作環境是多麼的惡劣,多麼的不好,但他仍然堅持捱下去。每一天回到家,都拋下背包,坐在椅子上休息,並吐出「唉」的一聲,道出工作的辛苦之處。見到他的臉頰凹了,頭髮漸變蒼白,還有手上的幾處傷痕。可是傷痕的痛你沒告訴我,我慰問你,你只跟我說:「沒什麼,小事而已。」可我又怎會不知你的痛呢?

      或許你的辛苦不用道出,從你的面容就能看到。你的辛苦是為了我們,為了我們能有安穩的生活,為了我們的未來。我一定不會令你失望,我一定會做出點成績讓你看,令你老懷安慰。

我的爸爸 (中五級 余俊健)

      七年前,我覺得他高大威猛、頭髮茂密;七年後,我長得跟他一樣高,濃密的頭髮也從此不再。那時,我才驚覺爸爸老了……從我懂事以來,我認識的爸爸是全身油煙味,臉上總是那木訥的表情,穿著工作服,衣服沾上一斑斑的油漬,用那粗糙、塗著紅藥水的手摸著我的頭。長大後,發現爸爸是一個「外冷內熱」、顧家的好男人。

      小時候,家裡出現經濟困難;同時,媽媽在那時候「有喜」,家裡入不敷支,爸爸一人身兼三職。早上,爸爸到樓下的茶餐廳工作,有時,媽媽不舒服,爸爸要跑上六層樓梯照顧媽媽,滾落的汗珠傾盆而下,爸爸氣喘如牛地說着:「你……媽……怎樣?」把媽媽照顧好,轉身又要工作。雖然老闆了解爸爸的情況,但經常丟下工作,總要挨罵。看見爸爸不停的向老闆鞠躬道歉,年幼的我也不禁心酸;中午,利用午間休息的時間,爸爸又要煮午餐給我和媽媽吃。爸爸看著我倆母子吃飯,用衣袖擦擦額上的汗,不時露出笑容,好像忘記了工作的辛勞;夜晚,為了幫補家計,爸爸竟向鄰居姨拿膠花賺錢。儘管每個膠花都要用上幾十分鐘才串好,花上好幾個夜晚才串好一袋,但他毫無怨言。

      長大後,爸爸退休了,但他只是轉了另一份「工作」。當我和妹妹放學後,我都會「命令」爸爸給我們買麵包。爸爸即時的反應是二話不說就罵我:「你雙腳殘廢了嗎?」但轉身總會奉上香噴噴的麵包。到吃晚飯,爸爸每星期都會為我們熬豬肺湯,我不喜歡那豬肺的味道,但最終都是會在爸爸的「威逼」下把整碗喝下。其實爸爸這樣做都是為我好,因為我從小肺就不太好,這樣能夠以形補形。

      七年,爸爸一直不辭勞苦地撐起這個家,成為我們的護蔭。無論經過多少歲月的流逝,他對我們的愛永恆不變。爸爸,你是我作為一個好男人的榜樣!

我的外祖母 (中五級 雷妙婷)

      世界上有這樣的一個人:她用自己的青春埋葬了她清閒的時間去為我和一群學生服務。她將自己無私的精神用孩子們的笑聲與滿足演繹出來。她讓自己的熱誠溫暖我們的心窩。我遇到這個人了!我看到了她的樸實,她的偉大,她的無私……她,就是我的外祖母。

      我的外祖母年輕時是一名小學教師。她留著一把濃密而烏黑的頭髮,一個神情嚴肅的面孔裡,有一對炯炯有神的眼睛,無時無刻散發光芒,引領著同學的專注力。再配上一副黑色粗邊的眼鏡,將自己的身份一絲不苟地顯露出來。

     年幼時,因父母常到外地公幹,所以,我童年時大部分的時間都與外祖母相依為命。在當中,我發現了她是那麼的無私,那麼的偉大,那麼的盡責……

     那是一個狂風暴雨的凌晨,外祖母還在努力地為同學批改功課和為明天的課堂做預備。當時頑皮的我總愛在她旁邊把她的文件弄得亂七八糟,但她總是緩緩地整理好。整理後我又再尋找搗蛋的機會。她從不責備我的不是,而是苦口婆心地勸諭。

     突然,一個電話響後,外祖母立刻披上上衣就外出了!原來她有個學生在外面闖了禍。看見外祖母緊張的神情,像是在想怎樣為同學解圍。到外婆回來時,已是凌晨四時多。我看見她冰冷得發紫的臉和濕漉漉的外衣,我心痛得眼都濕透了。但她卻流露出一副滿足的表情,大概是事情擺平了吧!

     外祖母輕輕地抹去我準備「衝眼而出」的淚珠。用一個溫柔的口吻對我說:「祖母不冷,不用擔心。乖,快去睡覺吧!」她用那彷彿像諸神哀告的樣子望著我,望我能安心睡覺。

     不一會兒,我在外祖母的關懷體貼下也漸漸進入夢鄉了在夢裡,我看見外祖母的頭髮漸漸被歲月沖洗得潔白,她嚴厲的眼神也變得逐漸慈祥……而我,我慢慢地把她當成一盞指路明燈,指引我前路的去向;當成我的踏腳石,成為我上進的道路;更成為了我學習對象,為周邊的人帶來溫暖……

塗改液 (中六級 吳珏燊)

  我是一瓶塗改液,曾是學生的寵兒,每當他們有甚麼過錯,都會我來改過遷善。如今,我發現自己的用處愈來愈少了……

   從前的我,是一個「萬人迷」,每位學生都會愛惜我、善用我,還會感謝我。而我,亦不負所託,盡力完成我的任務──改過遷善。以前的學生,做甚麼都會盡力並達至完美,因此他們都很重視自己的過失,所以「萬人迷」的出現是為了在同學的黑暗處塗上鮮明的白油,給予同學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而學生也會好好珍惜這個新的機會,繼續探索人生道路,吸取人生經驗。

   用過我的學生都知道,把我塗在錯處後,我需要一段時間才會乾透,他們才能繼續書寫。其實我這樣做也是用心良苦的,除了因為我需要時間去打敗錯處,更重要的是我希望同學能夠在該段時間內反省自己的過失,並為自己的錯處找出一些改善辦法,及時糾正自己的思想,再繼續探索文字之旅。從前的學生知道我的用心後,不但沒有責怪我,更把我當作他們的「心肝寶貝」呢!

    隨著時代巨輪的改變,「萬人迷」也有變為平凡人的一天。而我,也因為年紀老邁而開始力不從心。不少學生也漸漸把我這個老人家丟棄、遺忘,令我的用處愈來愈少……

    現今的社會愈來愈重視考試,因此學生的思想也由經常反省自己的過錯,改變成為考試而讀書,為考試而溫習,為考試而做功課。所以他們已經不再需要我這一個為他們改過遷善的塗改液,而只盲目追求能為自己的考試成績進步的補習老師。此舉令我十分失望,身為一個「教育工作者」,不僅未能改善學生求學問的謬誤和錯處,更令自己變得一文不值,用處愈來愈少,似乎巨輪也認為我應該退下火綫了……

   除了學生在思想上的改變外,一位亦敵亦友的同族出現,也令我逐漸被遺忘,那就是──塗改帶。塗改帶的優點完全彌補了我的缺失:方便、快捷、潔淨、安全無毒,完全令我一敗塗地。雖然塗改帶比我先進,他仍有一點比不上我,那就是我會給予時間讓學生思考過錯,而塗改帶則未能提供,因此我相信自己仍能吸引學生。可惜事與願違,急功近利的學生不但沒有留意我的優點,更常抱怨我慢乾而令他們忘記補寫正確答案,更逐漸離我而去。為甚麼現今的學生總會諉過他人?這一瞬間,我發現自己已沒有能力在這個年代生存了,更別說成為「萬人迷」。

   現在的我,用處只剩下一個,就是成為塗改帶的後備品。我在學生的筆袋深處,默默看著每位同學埋頭苦幹地完成試卷。現在的我已別無他求,只願我能發揮作為後備的最佳角色,在同學用完塗改帶後,能把我重執手中……

一位默默耕耘的校工 (中六級 魏卓軒)

自從那次事件以後,我才發現他是一位非常盡責的校工。校工李向華,各人都稱他華叔,他高大的身形、雄厚的聲線,以及一副兇神惡煞的樣子,總讓我聯想起黑道中人,與其他校工和藹可親、平易近人的形象截然不同。因此,平時都沒有學生會跟他交流。

但自從上年校慶之後,我對他的看法完全改寫。

校慶是學校每五年才舉辦一次的建校週年活動,隆重而盛大,每次都會邀請校董會各成員出席,以及開放學校給公眾參觀。因此,校慶要準備的用品及工夫亦不可少。再者,上年校慶之前更出現了嚴峻的情況,令工作更是排山倒海,百上加斤。

上年校慶之前,強颱風襲港,為香港帶來暴雨,更令我校操場水浸。這次損失可不得了,因為準備展出的展板通通濕透,全部報銷!逼於無奈之下,在三天之內,全校要動員所有教職員、校工及志願學生去趕工,重新製作展板。我們首先需要的,是一百塊兩米乘一米的木板。華叔被編配跟我一組,負責裁切木板的工作。然而,當我們走到工作崗位時,華叔只給我一些輕巧的工夫,自己卻獨力承擔所有裁切的工序。從早上到黃昏,他都是在拉尺量度,用鉛筆畫線,把沉甸甸的木板放上裁切機,沿著線精準地切出整齊的木板,沒有一刻鬆懈過來。可是,天意弄人,當華叔完成第三十八塊木板後,裁切機竟突然失靈,剩下的六十二塊全需要用鋸刀人手切割。這使工作的困難和辛苦程度驟然倍增。此時此刻,只剩下兩天的時間,即使我們多找四個校工幫忙,以每小時六塊的製作速度,仍然難以趕得上如期交貨。我急得六神無主,但華叔卻不動聲色,只默默苦幹。

到了黃昏,工友全都下班了,唯有華叔仍獨自留在工場,馬不停蹄地趕工……

直到最後一天,我一大清早便回校打算爭取時間裁切展板。甫踏進工場,竟看到我們所需的木板多了十六塊!此時,華叔在工場對面的洗手間,帶著疲倦的臉孔走出來。我問他昨夜是否通宵達旦趕工,他只答了一句:「嗯。」便淡然地走進工場,四個校工亦隨之到達,一同作最後衝刺!

即使華叔已把受任的工作完成,他仍沒有停下來,反而幫助其他工友佈置,直至黃昏……

從那次之後,華叔給我的印象再不是一個黑社會惡霸,他是一位低調實幹、盡心盡責的好校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