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令我喜出望外的紅封包 (中五級 羅敏儀)

  炮仗連聲響,隨著火花、紅紙、炮聲的飄絮,帶出了中國人新一年的開始。新一年的開始,家裡人總是忙裡忙外的。作為家中的一員,我自然不可置身事外。

  「婉兒啊,幫媽把垃圾扔到樓下去吧。」母親的身影在廚房裡忙著,眼見父親和兄長各有事情忙著,也只好應了聲好。  

  走出家門,喀一聲的把木門關好,似把我和裡頭的世界分隔開來。我們家住在舊大廈區,因為太舊了,政府打算把這帶的大廈收購重建。我們大概是這大廈中餘下幾戶還沒有搬走的家庭,只是,在新年過後,也不得不搬了。家門外的走廊靜謐一片,不要說是新年氣氛,連人氣也不多一分。二月的冷風蕭蕭,風一吹過,忍不住顫抖。

  到樓下,遠遠就看見一個深灰色的身影。從遠處慢慢走近,那瘦弱的身影似乎越是熟悉。他在寒流中瑟縮顫抖,低頭忙碌的折疊著一張又一張的紙皮,身子像蝦米般弓著。我走近把垃圾往垃圾堆裡一扔,發出了沙沙聲。此時,他才驚覺身旁站了個大活人,他那張黝黑而瘦得滿是菱角,又充滿著皺紋的臉龐頓時浮上了一絲迷惘。我原是不以為然,想要調頭就走。

  「啊!」他驚叫了聲,我回頭疑惑的看著他。「你是…L呃…L」他臉上帶著歡喜迎上前,只是他似乎忘了我的名字,顯得一陣為難。「伯伯你好,新年快樂!」其實我並不認得眼前的這個人,只是覺得有點兒熟悉,只好禮貌的應對一下。「乖!乖!」他又欣喜的笑了笑,往外套裡掏著,不知找尋著什麼。他掏出了一個厚厚的紅封包,欲遞給我,但他猶豫了一下,又把手收回往外套擦著,他又看了看手掌,檢查乾淨,才把紅封包遞給我。這個動作,讓我看著不禁有點兒莫名的心酸。「伯伯祝你學業進步,身體健康,你也要好好孝順父母。」我看著他臉上那燦爛的笑容,觸動了我那小小的心靈,頓時覺得眼前的這個人,與某個藏在童年回憶中的人重疊了起來。

  「恭喜發財!恭喜發財!」在我童年時候的住宅大廈,新年時分,連走廊也充斥著喜氣洋洋的氛圍。鄰居們一大早就互相問候對方,每家每戶都拿出賀年食品送給鄰舍。每一家都如此喜慶,門外或站著來拜年的朋友,或站著閒話家常的鄰居,就只有這麼一戶,門面冷清而顯得突兀。那一戶住著一名中年男人,直到他搬走的那一天,我亦未曾看過有親戚或朋友拜訪他的家。他姓徐,街坊們都喊他一聲徐伯。徐伯的家在走廊盡頭,因而十分容易被人忽略。作為一名不經世事的小孩,我的兒時候,在新年時最期待的,莫過於收取紅封包,因此,我並不放過任何一個取得紅封包的機會。我扯了扯正和鄰居談天說地的母親的衣袖,說:「媽,我們不到徐伯家問候嗎?」「是喔。」我和母親拿著些許自家製作的賀年食品到徐伯家門口敲門,門徐徐地開了,裡頭一片黑暗,隱隱約約的看見裡面排著大包小包的,但卻有點空蕩蕩。在看到我們後,徐伯那張黝黑而瘦得滿是菱角的臉一陣迷惘,身子一如以往的弓著。在知道我們的來意後,一張臉笑得如花般燦爛。他往外套裡掏著,拿出一個厚厚的紅封包,讓我看得一陣欣喜。在後來不久的日子裡,徐伯就搬走了。我在再後來拆開那封厚厚的紅封包,才發覺裡頭根本並沒有我想要的東西,只裝著一疊十來張的紅紙,紅紙上以秀麗的毛筆字寫著「身體健康」,「萬事如意」等的吉祥話。我的心裡浮上一絲被騙的憤怒,更對徐伯充滿怨氣,只是身旁的母親瞧了瞧我手裡的紅紙和紅封包,只是微微一笑,似早已猜到。母親對我說:「婉兒啊,你不要怪徐伯,他也有他的難處。」

  那時候的我不懂,只是一味的生氣。只是我人越長大,越明白當時母親的意思。從鄰居裡聽來,他的妻子早就因病去世,徐伯的家境清貧,也就因為一場工業意外,弄傷了神經,失去工作能力,平常亦只能弓著身子走路,一步一艱辛。沒有工作,他繳不出租金,在那年新年之後,亦因而被迫搬走。沒有錢,徐伯只有一手秀麗的毛筆字書法,給人作新年禮物。長大後,我才明白對他而言,他僅餘擁有的只有毛筆字,這已是他給我最好的新年祝福。  

  我疾步的走上家裡,走廊仍是一片靜謐。回到家中,我把自己鎖在房間裡,顧不得何時才能拆開紅封包的傳統,我急忙打開那厚厚的紅封包,裡頭果然藏著一疊紅紙,紅紙上以毛筆寫滿吉祥話,像是一張縮小版的春聯。那毛筆字,一如以往的秀麗,只是,尚能看出下筆的人勁兒比以往小了點,亦似帶了點顫抖。紅紙裡頭,跌著一張顯得相當虛弱無力的十元紙幣。我看著,頓時噗哧地笑了一聲,大概隱隱帶著點淚兒,那是喜極了的產物。

   這,是一個令我喜出望外的紅封包。

一個令我喜出望外的紅封包 (中四級 梁咏君)

  拆了十幾年紅封包,才拆出一封人情味。

   想起來,真幸好是我嚷著去遠地方,又幸好車子半途拋錨,才幸好讓我找到那個小驛館。

   商業氣氛把這個城市的新年渲染得越來越沒有傳統節日的樣子。大街小巷的張燈結綵總「附帶」名牌的「祝賀」,壓得人喘不過來,連說句祝福都像給人賣廣告。 

  嚷著叫爸爸帶我到僻遠的地方遊玩,想逃離這城市的壓抑。路上遇上爸爸的幾位多年不見的朋友。公式化的祝辭、裝模作樣的笑臉,矯揉造作的恭敬有禮,討回幾封尷尬的紅包,不知是圖吉利,為形象的敷衍搪塞,還是對傳統習俗的應付。我在車上拆紅包,拆不出小時候的驚喜,拆不出,小時候的祝福,倒拆出了不耐。

  車子愈開愈遠,路上的裝飾物越來越少,車子在路上拋了錨,爸爸在路邊等拖車,我獨自走去鄰近一條村落。由一條小路進去,兩旁是高高的蘆葦,四面不見高樓,只有叢中荒廢了的舊車站,站旁一間矮小簡陋的小舍,有木匾寫著「驛館」。 

  我坐在驛館外的木長椅上。二月春風,乍暖還寒,和著蘆葦茫茫擺動,自然而寧靜,甚是愜意。

  一張和藹皺臉探出來招呼的進去。那老人龐眉皓臉,容光煥發,向我點頭。驛館裡還坐著兩個帶著行囊的人。老人倒了杯茶,又伸手遞給我一個紅封包。我剛又想擠出道謝的嘴臉,卻踫到那紅封包硬硬的。 

  老人笑著轉身出門外,館內有人操著重重的外地口音沖我說:「趕快拆來看看!拆來看看!」 

  我腼腆地低下頭。

  另一個人說:「拆吧,老伯伯昨天給了一個姑娘一張火車票,也是在紅封包裡,那姑娘今早去趕火車回家!」

  我也禁不住好奇,放下茶杯,向門外瞄了一眼,小心翼翼地拆開,輕輕倒出兩個金幣巧克力。沒有商標,平滑的金鉑紙包著厚厚的巧克力圓片,巧克力表面有用牙簽刻出來的「福」字。館裡的人全都笑了出來。

  其中一人說:「給你充飢的,我昨天也收到了。那老伯伯無兒無孫,守著這沒用的驛館,給無家可歸的人一個去處,難得……」

  心中突然暖了起來。這個本應萬家團圓的節日,無法歸家的外地人,留守驛館的老人,清淡的暖茶,樸素的自製巧克力。好久好久沒有拆出過這麼一個紅封包,裝著沉沉人情味,我好像又找回小時候拆紅封包的那份期盼,那份驚喜。這種感覺令我喜出望外,有一種失而復得的興奮和莫名的暖意。

  我攢著那個裝著金鉑紙的紅封包,一個人低下頭,暗自偷笑起來。

一份意義重大的禮物 (中三級 馬淑欣)

  「祝你生日快樂」,耳邊響起了這首歌,因為這天是我出生的第十三個「紀念日」。爸爸媽媽早已為我準備了一個大蛋糕。當我們一家五口在享受著令人垂涎欲滴的蛋糕時,我忽然心血來潮,拿出那本厚厚的相簿。

   我翻開第一頁,相中的一個小不點坐在搖籃裡天真爛漫地笑著。那時的我肥嘟嘟的,讓人見了總有捏一捏臉兒的衝動。媽媽帶著微笑,用憐愛的語氣說:「這是你出生第一百天的照片。」我不好意思地笑了,想不到才一百天,我就那麼有「份量」。翻開第二頁,是一張爸媽抱我在懷裡的照片,媽媽說那是我三個月大的時候照的,原來我自少已懂得撒嬌,在爸媽懷中扭。

  正當我沉醉翻看兒時照片,爸媽突然面面相覷,發出會心微笑,媽媽從背後拿出一本粉紅色的筆記簿,封面貼著一張我的兒時大頭照,媽媽翻開筆記簿,我一看,嚇了一跳,想不到這本小小的筆記簿,內裡竟是「排山倒海」的字!我仔細一看,全都是關於我的事。「十二月二十八日,女兒出生了!」「十月十日,女兒十個月大,會走路了!」「十一月十八日,女兒十一個月大,第一次叫爸爸媽媽」「五月……」看著看著,我的眼眶竟不知不覺噙滿了淚水,驚覺時光飛逝,更感激爸媽對我的關懷愛護。

  一直以來,在我的心目中,爸爸像雄壯的大山,媽媽則是潺潺的小溪,而我是在溪水中自由漂蕩的小舟。雄壯的大山為我擋住了風,溪水流動默默地搖著我,溫柔地撫慰著我,而我只是安靜無憂地在溪水與大山之間,享受陣陣溫暖,享受這份屬於我的親情。 

  親情是無微不至的。永遠記得滂沱大雨中,媽媽為我送傘的情景;永遠難忘爸爸揹著我的看病的身影。我知道媽媽臉上的皺紋是這樣來的,我清楚爸爸兩鬢白髮為何愈來愈多。這些都是愛的見證,是愛的代價!

  爸媽的愛是無私的。他們只求付出,對我無所求。我被他們捧在掌心,含在嘴裡。他們已經奉獻了所有,卻仍然不停問我夠不夠。他們總是說這是一種責任。 

  爸媽的愛是寬容的。曾經我犯下不可彌補的大錯,他們沒有責怪我,只是平靜地指出我的過失,為我分析錯處。

  對於這一切,我只是理所當然地接受,沒做過甚麼去報答爸媽,甚至對爸媽的嘮叨感到煩厭,我實在愧疚。

   此時,我揉了揉濕潤的雙眼,並沒有說什麼,心裡卻非常清楚應該如何去做。這本筆記簿提醒我要以同樣的愛去關懷爸媽,使這份無價的親情永遠豐盈。於是,在十三歲生日的這天,我在心裡立了一個誓言,為了爸媽,也為了自己……

  我們一家樂也融融地繼續翻著那本筆記簿。在爸媽那本記載著眾多有關「紀念日」的筆記簿上,我又要加上一筆,為了紀念我懂得了父母的愛,為了不忘我心中的誓言,我寫下「十二月二十八日」,女兒十三歲,她學會了!」

難忘的團年飯 (中二級 李茵怡)

  「呼……終於到家了。」呼出一口濁氣,癱坐在沙發上,回想著剛才的團年飯。

  今年的團年飯要比往年的早上一天,但這並沒有影響到我們全家回鄉團圓及吃團年飯的習慣。今年的團年飯提前了,趕著回鄉團圓的人也多了。我們為了能盡早回鄉,在中午一時便駕車出發。

  行駛在高速公路上,看著窗外呼嘯而過的汽車,想必他們也和我們一樣歸心似箭。有些來自外省的汽車似乎早早已出發,他們把引擎開到最大,「呼」一聲瞬間掠過我的窗前。我心裡不禁為這些司機擔憂,他們把車開得這麼快,要是出意外了怎麼辦?結果,倒霉的事還是讓我踫了上。

  在高速公路上行駛了兩個多小時,看到原來在前面飛馳的汽車紛紛放慢了速度,漸漸停下。汽車一輛接一輛從未知的地方蜿蜒而置,一望無盡,便知遇上塞車了。爸爸焦急地說;「這都快四點了,是該準備團年飯的時候,怎麼會遇上塞車呢?真是倒霉透了!」我們全家都無奈地歎氣。「快看,前面的車動了!」在我無可奈何之際,驚喜地發現車龍有「動靜」,一時之間興高采烈,但在汽車行駛了不足十米的時候,車龍又停了下來。經過了數次的失望,我已經不抱希望了。我們在這條「望前不見首,望後不見尾」的車龍中呆了六個多小時,大家都饑腸轆轆。幸好媽媽未雨綢繆,一早便買了一些麵包、方便麵及飲料放在車上,這剛好能用上呢!

  我們泡好了方便麵,打開麵包包裝袋,便開始一頓狼吞虎咽。湯汁的香味直撲鼻腔,餓極的時候,手上的方便麵格外美味,不消一會麵已吃得一乾二淨。經過一番「狂掃」後,我們終於填滿肚子。這就是我們的團年飯了。雖然沒有大魚大肉,豐盛佳餚,但「團年飯」不就是注重「團」字嗎?只要一家人團圓,在哪裡吃飯,吃甚麼菜都不重要了。在這狹窄的車箱裡,我吃到了最美味,最難忘的團年飯。

  前面的車龍終於疏通了,看著滿佈繁星的天空,看著前面的汽車陸續駛向他們的目的地,不知他們是否也吃了團年飯呢?

一份意義重大的禮物 (中一級 陳曉恩)

  在每年生日,我都會收到一份精美的禮物。在這林林總總的禮物當中,有一份特別簡樸的,最有意義……

  記得在五年級那年的生日會,外婆送了一份生日禮物給我。外婆把那份禮物放在一個印有心型圖案的盒子裡,並用一條粉紅色的絲帶作為點綴。光看這個盒子,就知道這份禮物一點都不簡單。 

  這個裝飾得美輛美奐的盒子,誘使我去打開。當我打開這盒子時,我感到萬分驚訝,我不敢相信,盒裡竟是一張白紙。翻看白紙,背面寫了「枝竹」二字。究竟「枝竹」有甚麼含意?外婆為什麼會送這份禮物給我?難道她在跟我開玩笑嗎?

  我百思不得其解,我決定拿這份禮物去找外婆問個明白。外婆回答「「枝竹」跟「知足」同音,正所謂知足常樂,外婆想你對自己擁有的感到滿足,這才會快樂。希望你明白外婆的意思。」 

  外婆的話不斷在我的腦海徘徊,但我依然不太明白。到了吃晚飯時,桌上的餸菜不是馬鈴薯就是青豆,這兩樣東西都是我討厭吃的。這時,我想起「枝竹」二字,又想起住在貧困鄉村的人村民,就連馬鈴薯也吃不起,而我卻自少百般挑剔,其實我是多麼幸福,我理應滿足。

  吃過晚飯,爸爸給了我這個月的零用錢。這個月,我有五十元。我本嫌五十元太少,想向爸爸反映,但我又想起「枝竹」二字,其實現在香港有好多孩子都沒有零用錢,我可要對自己有零用錢感到滿足。我立時打消了向爸爸反映的念頭.亦開始明白外婆的話。

  這份禮物時時刻刻警惕著我。而我明白到這禮物的道理時,比起以往更快樂。因為我不會再挑剔和抱怨我所擁有的。想不到,這個普通的食物名稱,竟然蘊含這樣深層的意義,並改變了我!

早會短講–晴天 (中五級 黃嘉妍)

常聽說,「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但又是否確實如此呢?試想想,大家也做了十一﹑十二年人,生活中又是不是經常發生不如意的事?事實上,讓人不愉快的遭遇並非常出現的,只是我們人類都喜歡把傷心銘記於心中,繼而將其放至無限大,於是終日以淚洗臉。反之,教人快樂的事情就愈易被淡忘,因此我認為所有人也有少許的自虐傾向。

舉失戀的人為例,他們都會藉歌曲宣洩不快情緒,諷刺的是有「晴天」不唱偏要唱「天灰」,然後又會如何?就是愈唱愈傷心,哭到崩潰,失戀唱悲傷情歌等同於煤氣洩漏關窗。有時候,當他們決心把感情到此為止,有的人會刪除與對方的合照﹑聊天紀錄等等。難道這樣做會令你失去舊有記憶,甚至忘記對方姓甚名誰?

我想說的是,若然真的想放下人生中的不如意﹑不幸,首要條件是需要你們的心,真真正正地到此為止。想要重見天日,必要先肯定自己,愛自己,如學會珍惜現在所擁有的東西,對自己好的人自然會學懂堅強。雖說要堅強,但千萬別要裝硬朗,如果當你失意時不找人傾訴,把所有苦通通往裡塞,那麼在夜闌人靜的時候,你只會更加痛苦。

試問誰人未曾經歷過低潮呢?千萬不要把處於谷底的那個自己幻想成為悲劇中的主角,也許此刻你是失去一些重要無比的東西,但你仍然擁有著其他。人生充滿著太多的未知數,還未到信命那刻,也會有奇蹟。

我並非希望道出甚麼大道理,或者我所說的眾所皆知,那麼既然大家都懂,為何不去救贖自己?請記住,一件事的發生對你的影響無論是正面還是負面,也完全取決於你的心。

我,正在努力了,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