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遊學團的看法 (中五級 李恒)

  近年舉辦遊學團的潮流漫慢在學校中,社區中冒起,有遠赴歐洲、歷時三至四個月的長期課程,也有簡單短途的東南亞、內地兩三天交流團,種類繁多,其中更有很多富主題色彩的,如中國少林武術訓練班、巴西專業足球技術改良班等,任君選擇。隨著遊學團的興起,社會各界人士也對此作出了一連串的討論。

  

  有人認為「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藉遊學團增廣見聞,大開眼界,亦有人指出遊學團大多只是短期輕鬆課程,作用只是把兒女的假期給填滿,不要虛度光陰而已。加上學生們都是抱著玩樂的心態,學習意實實在不大。而我便較贊同前者的意見,認為學習不單指書本上的知識,更包括價值觀、看待人生的態度。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所言甚是,我無意否定書本知識的重要性,但相比之下,人生的經驗、歷練更重要。

  

  世界之大,天地之廣,是要用眼睛、腳、耳朵、心靈去感受的,缺一不可。沒有眼睛仰望高山,不知山的巍峨,天空的高遠,夕陽的優美;沒有腳走遍大地,感受大地的脈搏,便不能知曉大地的遼闊,大地的深厚;沒有用耳朵去聆聽,便難以感受鳥鳴的清脆,不懂那海洋拍打沙岩的澎湃;最後沒有用心領略,你更不能弄清世界的真實,生靈間的感應與自身的存在價值。這些書中不是沒有記錄,只是它們都需要學生去親身體會。

 

  圖片中的巴黎鐵塔是美麗的,但最多它只能是一張漂亮的相片,真正站在巴黎鐵塔前才能感受到它的孤高,聳然;不去泰山走走,難以感受它的靈氣;不看看凱旋門,難以知它的方正規矩,更不知它身上精細,浮凸的雕刻。到外面走走才能知道天高地厚,在地球上自己的渺小,以及自己的輕狂,再從而培養出良好的人生觀,不做一個巿井之徒,井底之蛙。

  

  此外,在緊張、繃緊的校園生活中,學生經常保持緊張的心情,俗語常云:「橡皮筋被拉扯得太厲都會斷掉。」再堅忍的學生,也需要紓緩緊張的情調,調劑身心。遊學團正好為緊迫的學習生活,譜上柔和的小插曲。

 

  再者,遊學團能為學生提供實踐所學的機會。不論是到內地、或到歐美遊學,學生總要與當地人溝通,這能令平日羞於使用外語的同學,也可在自然的語言環境下練練普通話,說說英文。若遊學期間居於寄宿家庭內,學生更要學會照顧自己,平日在家中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同學,也能藉此訓練自己學習打點行裝、收拾被鋪。旅途上,學生也要懂得量入而出,學會財政管理,不能糊亂揮霍,否則盤纏耗盡,在往後的景點遇上心頭好也只得搖頭輕嘆。這些經歷,都不是平日在課室中紙上談兵所能做到的。

 

  對於有人認為學習意義不大的問題,我承認遊學團傳授的課本知識不多,但這正好令學生有更大的空間反思人生、認識自己。平日的密鑼緊鼓的課堂,令學生消化知識也來不及,又怎會有動力去反思?學習不能只重量,也要重質。學生透過遊學團擴闊視野、豐富人生,這不是知識量所能比較的。

  

  一言以概之,遊學團是人生中寶貴的一課,至於學習意義的大小則因人而異。比起單看課本,我更多揹著背包,遊歷山水,看那天之廣,地之大,享受美麗的人生。

霧鎖香江 (中四級 張加英)

  春天是一個大霧的季節,在這個季節不論你走到何處都能感覺到四周的霧氣帶給你一種濕漉漉的感覺。整個城巿都被一層白色的煙霧籠罩著,沖淡了都巿中艷紅青綠的霓紅燈。

 

  白茫茫的霧瀰漫著整條街道,把遊走在路上的人和物牢牢地鎖在霧中,人群在煙霧裏穿插,像是得到了神功,忽然能從街頭飄到街尾,使你感到詭異。眺望著那被鎖在濃霧中的香江,彷彿一名女子披上了一塊面紗,為她增添了一份神秘感。慢慢走近香江,以為能更清晰地欣賞到維港景色,但看見的只有一片朦朧。我試著伸出手去摸索,但只看見四周的霧慢慢地包裹著我的手,漸漸地消失在霧裏。這個景象使我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個夢,那個在白煙中只有我獨自揮動雙手,試圖撥走眼前所有霧氣,卻仍置身迷霧的夢魘。

 

  霧就是無處不在的,擁抱著我整個人,擁抱著整個香江,擁抱著整個都巿。每一個小角落都能清楚地看到她的足跡。霧就如一個藉煙草吞雲吐霧的情場浪子,又似剛出浴的美人。

 

  置身在被濃霧所圍的香江,就如走進了一個大迷宮中,行行重行行,兜兜轉轉過後,仍然走不出迷宮。人們只能在胡亂衝撞中墜落到最深處,擁抱著那無以名狀的虛幻。

 

  白濛濛一片的香江猶於陰冷的太平間,靜得使人發慌,靜得沒有了脈膊。這重霧是所有建築物的保護色,似遠還近,水天相接,活像一個懸浮的城,但這座如幻影般的海巿蜃樓,只有在春天才會出現。此刻,我正看到了霧鎖香江。

維港夜色 (中四級 鄧詠瑤)

敞開大會堂的大門,我隨著一群觀眾湧出來。當我正要挪開腳步離開之際,一陣摻合鹹味的海風往我臉上拂去,為這沉寂的黃昏添上一脈清涼。 

我迎著風向,滿眼盡是波光粼粼的維港。 

白天的維港被廣場上晌徹雲霄的歌聲,人聲包圍,周遭充斥著喧囂繁亂,熱鬧非常。沒想到夕陽下的維港卻是另一番景象。 

只見她被天上的紅霞牢牢地包裹著,儼如一個躲在暮色懷抱的孩子,蜷縮在母親的懷裏,安靜地酣睡著,酣睡著。風也不想打擾此刻的靜謐,只是輕輕地吹拂她的身軀,令海面泛起金色的波光。

 時間彷彿靜止在這恬靜的一刻。 

頃刻間,霞光漸退,夜幕低垂,一輪等候多時的娥眉月露出臉兒,朦朧的月色宛若少女的眼影。對岸五光十色的霓紅燈徐徐亮起,令整個城巿逐漸燈火通明。霓虹光在海面上展現著絢麗的色彩,澄黃的、嫣紅的、瓦藍的、燦金的,恰似是仙子為黑糊糊的維港撒下的七彩衣裳。同時,躺在海面上的渡船亮起銀白的燈光,恰好與夜空中那皎潔的彎月互相輝映。霓虹光與月亮,兩者縱橫交錯,在維港海面上縫綴成一幅優美的圖畫。 

剛才維港仍是個正在熟睡的小孩,現在搖身一變,成為黑夜的女王,她穿上一襲反射著彩光的黑裙子,顯得既神秘又嫵媚,似乎正準備出席盛大的宴會。此時海面上泛起一波又一波的浪紋,乍看就如一塊揉皺了的黑綢緞。肯定是晚風這小靈精在作怪,悄悄地掀起女王的裙擺,設法逗她一笑。

沙沙……這豈不是海的笑聲嗎?晚風時而呵氣,時而為女王搔癢,終於逗得這高貴的美人嫣然一笑。此刻的維港散發著醉人的魅力,令人不自覺地彎起嘴角。方才我在大會堂聽過的柔揚樂曲,彷彿又再次在耳邊縈繞。

我緩緩地轉過身,臉上帶著滿足的微笑,挪動腳步離開這顆耀眼的明珠。

寒冷的春天 (中四級 周愛琳)

    春天的號角吹起,人們開始從冬眠中甦醒,街上又重新注滿絡繹不絕的人群。行人紛紛脫去那笨重單調的寒衣,換上那色彩斑斕的春裝。大街上笑語盈盈,一個個如花的笑靨在享受這萬物復甦的季節,可我卻選擇背道而馳,走入那冷清寂寥的小徑。 

  上次來時也是春天,放眼四野,滿目盡是萬紫千紅的花朵,清甜的氣息撲鼻而來,小草欣欣向榮,好一片春意盎然的景象。再次走在這熟悉的路上,我卻總覺得缺了甚麼。或許桃花依舊,只是少了那雙一直相伴的足印。  

  走著走著,我走到那株小樹的身旁。上次來時,它還只是一株小樹苗,頂著兩片鮮嫩翠綠的葉子,彷彿微風吹過,它也會被吹落、折斷。可它還是熬過這寒冬,茁壯成長,不得不令人嘆服於它頑強的生命力。與之相比,人可就脆弱多了,曾經在冬日許下重遊此地的諾言,如今卻只剩形單隻影倒映在泥濘的路上。  

  春雨灑下,滋潤萬物,洗淨地上的塵垢,卻洗不去我心中的鬱悶。雨恣意地落下,喚醒萬物,為世界重新注入生氣,卻喚不醒沉睡的你。這微小的雨滴像無數的冰尖,落下、融化,轉瞬消逝,只餘一片濕冷留在泥土,像離開的你,留給我們的只有淚水。我伸出雙手,任由雨點無情地拍打我的指頭,只覺一陣冰冷由指尖直入心扉,這蝕骨的寒不是因為這雨真的有多冷,只因身旁少了那個為我遮風擋雨的巨人。如果可以,我寧願時間永遠定格在那個倚在你懷內的溫暖冬日,而不是這個失去你的寒冷春天。雨繼續落下,一滴滴的冰晶從我的臉旁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