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細節 (中七級 馮景瑞)

  青春是由一個一個不同的細節組成,像電影一樣,透過不同的畫面編織成一套電影。青春代表著活力,像煙火升到夜空綻放的那一刻般燦爛。青春是充滿開心的回憶、溫馨的片段、流淚的畫面以及一段段奮鬥史。

  開心的回憶是青春的代表。在中五畢業班那年,我們有班歌歌唱比賽。我被選做指揮,帶領著同學唱出我們的感受。起初同學們都不太投入,每次練習也不齊人,所以有一點吃力。後來同學們漸漸享受一班人向著同一目標進發的那種感覺,於是愈唱愈投入,每次練習縱然辛苦,但大家仍很努力。就是這樣,我們終於踏上比賽的舞臺。看著他們的每一雙有神的眼睛,每一個可愛的笑容,我都感到很開心。當宣佈那一班可以進入決賽時,我緊張得要緊緊的握著同學的手。「下一班能進入決賽的是……中五甲班!」我頓時跳了起起來,然後衝到同學面前宣告,同學們也同樣興奮尖叫喊著。那一刻,我開心得流淚,是大家努力過後換來的喜悅。

  青春還存在著一份溫熱,一絲絲溫暖我心。有一個朋友,她與我特別投契,她很容易就會感受到我何時開心,何時傷心。有一次我心情低落,對身邊的事物都提起不起勁,她突然出現在我的眼前,手上還抽著一個膠袋,臉上掛著一個溫柔的笑容。她說:「送給你的。」我接過手,一打開,是我最愛的朱古力!一樽滋潤的飲品!一支護手箱……很多很多份小禮物,還有一張寫著「加油呀!」的便條。溫暖並不因為那些禮物,而是在成長階段,能擁有這樣好的姊妹。我的眼眶沾濕了,心裹有一股暖流在打轉,我的心也浸在甜甜的蜜糖中……

  青春不少得的是流淚的畫面。還記得為準備公開試的那一年,同學朋友都每天都埋頭苦幹直到深夜,上學就算多想睡也要撐著眼皮,那種感覺真的有點力不從心。有一天,我的知心好友在大叫我的名字,說了一句:「很辛苦啊!」,然後衝過來抱著我痛哭。那時候我也哭了,我明白她那如被石頭壓著心胸的壓力,因為我也經歷著一樣的東西。我第一次在人面前哭得那麼淒厲,哭得那麼放肆。將一切抑壓的都哭出來。擦過眼淚,互相拍拍對方的肩,再一起牽手面對我們人生的路。我相信這帶點傻氣而又真誠的畫面,只能在青春的時候出現。那鹹鹹的眼淚,會一直在我心中。青春不可或決的是眼淚。

  在青春的時期,我們對身邊的事,都不段地嘗試。大家的未來仍然是充滿一個個問號,每人仍可改變未來,為將來努力。曾經面對過一個公開試──會考,快將到來的又是另一個公開試──高考。高考比會考難得多,同學們都要花更多的力氣去應付。每天放學,立即到自修室溫習,直到晚上十時,自修室關閉才離開。同學們都較以前認真上課,大家都竭盡所能,不讓自己有後悔的機會。縱然是辛苦,但大家的意志仍很定堅,互相支持著。青春就是為著未來而奮鬥。

        青春就是這些寶貴的片段形成,煙火一支支的向天空,有七彩的顏色,才能組成一幅美麗的圖畫。顏色有暖的色,有冷的色,就如青春總會有喜怒哀樂。而當煙火綻放後,都會慢慢落下,消失在黑夜中。就像莎士比亞曾說,青春是一個短暫的美夢,當你醒來時,它早已消失無蹤。所以我們要珍惜還有的青春,還這幅圖畫,充滿著無限的色彩。

(中六級 葉泳洪)

  靜夜悄悄催趕著人們回家去,街上行人寥若星辰。通宵營業的茶餐廳夥計們托著腮幫子,空洞的雙眼望著深宵連續劇裏的人影晃動,他們倒樂得悠閒,我熬了個通宵才做了個爛報告。假如我的人生是一輛巴士,那麼只會有兩個站,辦公室—-家,而且是條循環線。有時候,我都已經搞不清楚,到底是我在追趕生活,還是生活在趕著我。

   鵝黃的光灑在剛進站的小巴上,我拖著喪屍的步伐,公事包勒在手指上,登上那輛冷得像殮房似的車。跌坐在霉爛的坐椅裏,膠椅套殘留著一陣強似一陣的煙草味,我把公事包放在一旁,想起了高中時的事。中六那年,公開試逼在眉睫,曾經一星期四天,每天五小時的上補習班,真感有如輪中的倉鼠,瘋狂地跑著,卻永遠夠不著終點,麻木地追著成績、分數,最後得到一紙畢業證書,還不過是個營營役役的保險經紀。

   亡命小巴像一條瘋狗,在公路上飛馳。雙眼疲累得像鐵閘般要重重的落下,宣告暫時營業,休養生息也好。只是古舊收音機因瘋狗的風馳電掣而害怕得叫起來,嘶啞著聲音:「我要爆開了…我要爆開了…」,心裏某一處也像沸騰的溶岩。於是我的腦海中開始湧現那些客人的嘴臉口吻,真噁心,蔑視我們如在垃圾堆上的蒼蠅,像趕乞丐般呼喝我。但是,我覺得自己更噁心,因為我竟然要向他們彎腰,臉上堆起一朵大紅花,我不能不這樣做,因為我要追保單,我要追業績。月復月追呀追,得到的卻只是一份永遠追不上通脹的薪水,只要停下一天不工作,那一世都供不完的單位就可能永遠無法供下去!

   腦袋中仿佛有一把電鑽正竭力地往裏鑽,我叫自己靜下來,周圍也開始安靜下來,瘋狗也仿佛溫馴下來。耳朵此時開始貪婪地撈捕一切聲音,收音機那頭廣播著深夜清談節目,主持人尖刻諷刺著港女無樓不嫁的現象,他們嬉笑怒罵,我心裏不禁一番感慨。如果說,減肥是女人的終身事業,那麼追女仔就是我這種港男的終身事業了。聯絡人列表中,除了我媽以外,其餘女性都是我曾經追求過的,多得連我自己都有點驚訝,若這些是我的業績,那有多好。不過,總是不出三個月保鮮期。我努力地追尋著我那條肋骨,追呀追,結果換畫比電影院還快,三十多歲仍是孤家寡人,難道真的要追一輩子?真的如此,我媽肯定又要高舉雞毛撣子,死追著我,要我快點結婚成家。唉,是我追人還是人家追我呢?

   生命中有太多東西要追逐,我追分數、業績、女生,同時背後也有東西催趕著我,迫我往前追。我問過自己很多問題,「你今天做過甚麼?」「你是否為生活而生活?」「這樣不停歇,到底追的是甚麼?」「你想成為怎樣的人?」我每次都回答不了。我心裏知道,我已經筋疲力盡了,已經厭倦了。但為了現實,為了生活,還是要繼續跑,沒有選擇的餘地。

   小巴突然煞停,把我整個人往前拋,是到站了,我卻好像被掏空了似的。我恍惚著下了車,嘗試記起回家的路。呆了一會兒,猛然感覺雙手輕飄飄的,不妙,我的公事包!我抬起雙腿往前追,它的亡命極速令我有如烏龜追著獵豹。追呀追,眼鏡上冒起了水氣,是熬夜的關係?眼前模糊一片,我看不清前路。

(中六級 鄧可澄)

        漢字,每一個字就代表了一個故事 —-「追」是船上的一個人,站在船頭,焦急地探首眺望,風吹起她的頭髮,她的衣袂,她的裙擺,船尾擊起點點浪花,船上的人愈來愈焦躁,她在船上翹首、引頸,她不禁要迎風飛起來,頭髮、衣袂、裙擺不住地往後鼓動。 

   「追」的時候心裏一定會煩躁不安?也不一定。回想起小學時,操場的每個角落總掛著「不準追逐」的字眼,更有許多凌厲的眼睛,監視同學有否在追逐,若是有人追逐,風紀會先給一次口頭警告,若屢勸不聽,風紀就會緊抿雙唇、面不改容地拿起筆,斜睨雙眼在小記事冊上寫上你的名字,交給訓導老師,屆時,即使你聲嘶力竭地大叫「筆下留人……」時卻叫天也不應,叫地也不聞。如此「嚴刑峻法」,為何我們仍愛追逐呢?因為追逐令人有一種不能言喻的快感,就是那種自由自在、無拘無束,風飄飄而吹衣的快感,令我們不知不覺以身試法,亳無焦躁、心急之感。

   可是我們現在看這個「追」字,就是有那麼一個人,站在船頭,乘風破浪,頭髮、衣袖、裙擺裝滿了她的焦躁,大風吹也吹不走。連我們看的人都充滿了焦慮,不知道她甚麼時候才能追得上前頭。是否因為我們長大了,不知不覺中失去了些甚麼,又或學會了些甚麼。所謂「少年不識愁滋味」,成長過程中,我們的快樂不經意間消逝了,而我們卻又不知在何時學會了焦慮憂愁。

   我們都曾經是愛追逐的小孩,會忽然在街上與同伴無緣無故的追逐起來,甚至忘我地,一不小心撞到別人,跌倒在地上,也若無其事的繼續追逐。可是現在,莫說是自己,若在街上看見兩個成人你追我逐,也會嘖嘖稱奇,心想:「他們是搶劫還是瘋子?」我們都忘了追逐時的快感,會為陌生人的奇異眼光而感到羞恥。

   可是事實上,我們都沒有失去追逐的本性,只是追的東西不同,心情也不同。沒有不停地奔跑,可是我們開始追求理想。有些人會追求學問,可是偶爾遇到瓶頸,心裏就會泛起憂愁,慨嘆:「人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矣!」有些人,追求權力,拼命的往上爬,追趕上司的步伐。有些人,會追趕著財富,窮盡一生希望自己掙得更多,可是一山還有一山高,追趕著遙不可及的目標,最後依然是愁。

   到最後,你會發現你一直追,無止境的追,追求一個又一個的慾望,而到頭來的快樂呢?沒有了。追到了嗎?也沒有。到你覺得累了,要休息的時候,才覺得我們追走的是時間,我們的人生也終於到了休止的時候了。                                                              940字

(中六級 陳曉楓)

       「人生是場追逐」,蓋有其說。的確,我們一生也在向前追,去追心中所要的,希望追趕到一切。小時候,懂性後、長大後、中年所追求的事物各有不同。只有蓋棺就木一刻,這場追逐才告終點。

        小時候,追逐是遊戲。追逐也像蒲公英一樣,隨意而無拘束。「兵捉賊」、「麻鷹捉小雞」等耳熟能詳之集體遊戲,大多也就是你追我逐的一場遊戲,腦袋裏沒太多思慮,只是一心一意要追上對手,甚至瘋狂得停不下來,兩人活生生地上演一場「追尾」碰撞,威力卻不遜於千億鐵路系統的追尾事故。今天你追我,明日我追你,他朝相碰撞,大概也就過了童年那追逐歲月。

       此刻回想,當日所追者,豈只是遊戲中的對手。那時無拘無束地追來逐去,亳不掩飾地追跑,所追的更是自我,更是真性情,追逐心靈純潔的世界。但人漸大,便會發現這份童真風馳電掣般遠走,你再努力追也是望塵莫及了……

      懂性後,追逐是競賽。追像劍蘭一樣,不斷向上攀爬。既然童真、真我遠去,聰明的人自會另覓追逐對象。廢寢忘食地鑽書窟,通宵達旦地趕文件、年終無休地闖事業……為的就是要追求知識、功名、財富。為求能追逐黃金屋、顏如玉,甚至做到連馬致遠所言:「蛩吟罷一覺才寧貼,雞鳴時萬事無休歇」的境界。如是者,又營營役役追了半生。

       知識、功名、財富,似乎是三種不同事物,但大體也是求成就與安穩的過程。我們至少會相信,知識能為我們帶來名和利,爭相追逐三者以求得到成就和安穩生活,逃離殘酷社會的蹂躪,於是拔足狂追,甚至拋卻舊日所追求的真我、真性情。

     不惑而知天命之年,追是盡孝的表現。追如白菊一樣,使先人感到好過。在追逐過程中,常在左右伴你前進的父母會早你一步離去,也就是說,你日後追逐時跌倒與受傷,再沒有一雙溫暖的手給你扶持與鼓勵,也再沒有一雙強而有力的臂彎助你掃清追逐路上的障礙。這時,人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慎終追遠,試圖盡一切努力去追憶先人,報答他們那份如初春晨曦般的扶持。

       慎終追遠,不單是一種祭祖過程,更是對親情的追憶,追思對父愛、母愛的依戀及由衷的感謝。可是,這種親情的追憶只能是無形,父母在生時永不會追求此,永遠只會在矮墳前才懂得淚如泉湧般地追遠。

       小時候追求真我,長而追名逐利,及後追親憶遠,人生確是場追逐。追逐多年,所得的又是甚麼?能追得真我、追憶親情固好,追得名和利亦算薄有成就。惟更多人只是不斷溯洄從之、溯游從之追求而無所得。既知如此,何必強追?也許如陶潛所言要「質性自然」而「非矯厲所得」,兒時所求的真我會不追自得……

 

(中六級 林翠萍)

        我從小就有一對酒窩,每當一笑,臉頰正中的地方就會向下擠成一個小坑,不深也不淺。好些人都會稱讚它們,可我就不覺得有甚麼特別。反而對如何笑得漂亮特別在意,對著鏡子反復練習—-露齒笑,牙齒的曝光率成為關鍵;不露齒笑,可就辛苦了嘴唇,它要在如何撐成船狀而又不會出現太多皺紋中拿捏妥當。最令人頓足的是每次照證件照,當我還在思考選用哪種笑容之際,「咔察」一聲結束了。身分證上的我,臉部十足剛打完玻尿酸,肌肉硬得一動也不動,只有嘴巴略略張開,右邊的酒窩若隱若現,來不及的笑容配上一雙錯愕的大眼睛,如果再把手捂在右臉側,那就是「牙痛照」了。

       還有一種情況讓我受不了。相識的人在狹窄的過道裏遠遠相見,譬如學校走廊。明明四目交投,再假裝不認識走過就太不禮貌了。可那視線的交集究竟要持續多久?在彼此看到對方點頭微笑後,兩人相距的路途是最令人苦惱的,因為你總不能一直望著對方笑,那會顯得很傻。因此有人會假裝看風景,有人會假裝低頭看文件,假裝找東西……那都是演技大考驗。相遇的兩人默契地演著,而且要適時地在即將擦身而過之際再把眼睛對上對方的,微笑地道別。然後,深舒一口氣。

        上述的例子令我萌生增強交際能力的念頭,為此,我向爸爸偷師。他有時會躺在沙發上,蹺起二郎腿,右手提著手機和上司通話。言語盡是調侃和自嘲,「笑」聲不絕。原本的老牛聲竟能發出清脆的笑聲,而且節奏一致,「哈哈、哈哈、哈哈……」,像會發聲的「老」娃娃。還有那赤裸的胸膛,因笑得太用力而跟著節奏躍動。有次我忍不住問他為何要笑成這樣,他咧起紫色的唇,露出長年吸煙而泛黃的牙齒。然後一張一合地傳授我交際秘訣。那瞇縫著的吊梢眼各自連著一條魚尾巴,在爸爸混濁的眼珠裏,我彷彿看到那兩條小魚正快活地游著。

        前幾天,爸爸的左手大拇指因工傷被削掉一小邊,據說看到骨頭。當我放學回家看到他拇指被繃帶纏得腫腫的,我連忙問發生甚麼事。他直直地躺在沙發上看電視,連看也不看我一眼,說:「小事兒,不小心弄傷。拇指削走了一點點。」我鼻子酸酸的,問他痛不痛。他看著我,有力瞇起眼睛,揚揚有點泛白的嘴唇。沾著焦黃色煙跡的牙齒很含蓄,一句「不痛啊!」臉皮還露餡地抽搐了兩下。後來聽媽媽說爸爸痛得當場昏倒急送醫院。死要面子的男人呀!

       有時內心不知道在納悶些甚麼,我會上網看YOUTUBE有關嬰兒笑的片段。有金髮藍眼的、有單眼皮的、有胖得五官扭作一團的。家人逗逗他們,甚至甚麼也不做,他們就在那兒「咔咔」地笑,又胖又軟的小身體跟著笑聲不斷地顫動。有時「咔咔咔」地笑,頓了頓,喘口氣,又「咔咔咔」地笑。通常他們都會笑得睜不開眼睛,嘴裏空空或是冒出一兩顆小小的乳牙。那白色的乳牙傻乎乎的,像不知被誰惡作劇黏上去,也跟著嬰兒笑。我,也跟著一起笑。

        純粹的笑的確不多了,很多人笑都不一定是真心。

       應酬也好、解窘也罷,何不在不好笑的地方發掘可笑,自嘲、自娛、自得其樂。有天早晨,電梯門一開,我走進去。裏面有兩三個西裝男和兩三個學生。有人睡眼惺忪、有人雙目無神,我就像走進一個喪屍籠。我笑了。當我走出電梯前,對著鏡子撥弄劉海,看到手中寫得密密麻麻的中史筆記,我又笑了。

街頭巷尾 (中五級 李恒)

        星光熠熠,霓紅燈光把空氣染成暖烘烘的淺粉紅色。大廈像群巒般把整個地區包圍著,人在擠擁著、喧嘩著,高而長的天橋公路在大廈間穿插交錯,有如大蛇在樹林中游走、在環抱,纏繞著通天巨樹。人類像螞蟻般在廣大的地上爬行。如此人山人海、高廈林立的地方就是旺角。

        旺角的特色街道有很多,有專門售魚兒的金魚街,有專售家的上海街、快富街等,沿著金魚街走,眼裏都是一包一包的水袋,水袋內載著擺尾搖鰭的金魚,魚嘴張開張合,實是可愛。在燈光的照射下,水袋更覺通透明亮,近看像一個個發光的小燈泡,遠觀像是在空氣中飄的泡泡,體態輕盈,也份外脆弱,彷彿只要用手指一碰,水袋便會支離破碎,消散在大氣中……

         從金魚街的中段向左拐便是花園街,花園街的盡頭是一檔又一檔的水果店,水果的皮表在橙黃的燈光照射下顯得鮮艷而富光澤,果皮上的小坑洞也羞得逃跑了,不知所終。一個個大大小小的水果整齊地排列著,老闆不時會為它們噴上清水,讓他們滋潤滋潤。水珠降落在水果皮上,化成一顆顆的鑽石,閃爉爉的,令平凡的水果升價十倍。

         水果店的兩旁是熱氣奔天的小食店,縷縷白煙在蒸籠飄出,在空氣中翻騰了幾回,然後像仙女的衣袖般消失於人間。

         大街上,不少孩子在叫嚷。「爸爸,我要吃大顆魚蛋和甜絲絲的雞蛋仔。」「媽媽,我要吃那大大的綠色果果,裡面是紅色的那個。」熱鬧的氣氛瀰漫在花園街的入口,一句又一句童言童語溫暖著這個街角。

         我繼續往前走,走著走著,景色起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巷子沒有街頭那麼熱鬧,只是平平淡淡的,沒有仙女的衣袖,更沒有小孩的喧嘩,只有人們在一間間的服裝、首飾店中穿插,不時才傳來一句說話,整個氣氛立刻變得沉重了。

         巷子的半空沒有五光十色的霓虹燈和閃亮的射燈,只有唐樓微微散發出的白光。在蒼白的世界中,溫暖彷彿也變得奢侈。我只管往前走,走入黯淡的巷子裡去。

         小巷盡頭是一個陌生的、灰暗的世界。這裡沒有店鋪的燈光,更休想有孩童的笑語。花園街的巷尾只有一個個緊閉的大鐡閘,閘上的鎖都長滿了鏽蹟,這些門有多少年不曾被打開?那披頭散髮的老人在推著沉重的垃圾車,滄桑的老婆婆在撿著厚厚的紙皮,他們一舉一動都滲透著辛酸。還有居於陋巷的露宿者,看他那紙皮搭建的蝸居,境況煞是淒涼。

         一條街道竟有如此大的落差,或許人生也如此?前部分充滿活力和光彩,中段慢慢褪色,晚年只剩下孤獨與滄涼。

春卷 (中二級 黃婧茹)

九月二十三日,這天不但能讓我嘗試到做春卷的滋味,也令我明白到「欲速則不達」這個道理。


我如常放學回家,回到家中,我看見滿桌都是包春卷的材料,媽媽也戴好了透明手套,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平日我見媽媽在包春卷,嚷着也要做春卷,可是,媽媽總是以我要做功課為理由拒人千里,難得我剩下的功課並不多,我便把握這個難能可貴的機會,嚷着要做春卷,並以我剩下的功課不多為理由,媽媽扺不住我的嘮叨,便答應了。


我樂不可支,終於能嘗試做春卷的滋味了,我連忙洗手,並戴上透明手套,為做春卷揭開序幕,我先看一次媽媽的示範,然後便依樣畫葫蘆,首先,把餡料放在春卷皮上,接着把春卷皮向前捲至盡頭,最後便合口,我雖然已按照程序做春卷,但是試了好幾次,春卷還是沒有一個樣子出來,我愈來愈不耐煩了,一心為了可以快些成功,便快快地做春卷,但做出來的春卷比之前的還失敗,在旁的媽媽便說:「你那麼心急,你第一次做春卷,失敗難免也有,但只要你肯努力嘗試,總會成功。」


我恍然大悟,便循序漸進,努力製作,雖然做的春卷只是比的進步了一點,但看到自己努力製作的「製成品」,心裏不禁有一種滿足感和成切感,儘管我做的春卷賣相不吸引,但也代表了我付出的努力所得的成果,心生歡喜,同時我汲取了一個道理,凡事都應該循序漸進,「欲速則不達」,否則只會弄巧反拙。

十月六日… 記 (中二級 譚梓鴻)

在這星期第一日的陸運會,我犯了自己從來甚少犯錯的錯誤,那就是遲到了。記得起我上次遲到的記錄都是小學二年級的事了,而這次的遲到卻是包含著不幸和該死的成份。

在當日,雖然我是在七時三十二分,從葵盛步行到葵芳乘坐小巴到目的地。到達時是七時四十五分左右,我預計十五分鐘後,即是八時正左右會到達目的地,因為上次乘坐這小巴去水運會也只是花了十二分鐘左右。

在行駛的過程中,我感到這次小巴的速度比上次慢了許多,加上對中途的車站未有深刻的印象,焦急的我甚至還懷疑自己乘錯了小巴呢。

最後到了目的地,於是我匆匆地下車,而這個時刻也是最關鍵的。我當時看見有不少同校的學生迎面而來,我對此很不理解,而這一刻我就做錯決定了,我於是決定衝向前方扶手電梯附近的位置,轉彎疾步走向運動場門口。可惜,最後的結果當然是不「樂觀」的了,遲了一分鐘。

回想起那個判斷「生死」的時刻,其實當時有很多學生迎面而來,是因為我背後一、兩米距離有個斜斜的斜坡,只要步行十米左右,就能到達場地了。

我當時真的覺得自己很傻,沒有看清周圍的環境,就妄下判斷,而這也令我多年來未曾遲到的記錄被打破了,更嚴重的是會牽涉到前途的問題,所以當時我對此還是耿耿於懷。

所謂:「天有不測之風雲」,雖然這次事件存有少許不幸運的成份,那就是司機在行駛途中突然停下,去了洗手間而延誤了數分鐘的時間。但是經過這件事之後,我覺得以後處事要將時間預計得充足一點,不要在臨尾一刻才完成,否則整件事情就會變得很匆忙,而招來惡果了。

紅十字中的溫室花 (中二級 梁安淇)

  看著鏡中的自己,身上掛上一套稱身的紅十字會制服。再慢慢帶上寶藍色的貝雷帽,為免髮絲露出,我小心翼翼地夾上每一個髮夾。記得大概一年前鏡中的自己,只有一臉後悔莫及,只在埋怨為何穿制服要這麼麻煩……


  當初加入紅十字會,是因為被「急救」兩字深深吸引著。但一個月後,漸漸覺得自己墮入了騙局—-在過去大半個月只有步操、步操、步操……急救兩字消失得無影無蹤。步操過程中流過的汗足以我飲用三個星期;步操中嚐到的苦足以我嚐半輩子。最可憐的是它奪去了我每個星期六的寶貴光陰啊!九個月後,我憑著那股不甘心去報讀步操導師課程,大概我不想白費了我的努力。
在剛剛過去的暑假,我上了約二十課,每課三小時的課程。在這個考驗中,我嚐到的苦比之前大大多出一倍,流過的汗水多兩倍。與我一同報讀,一同經歷巨大考驗的同伴共有八位,但跟我並肩作戰到考試的戰友只剩下兩位。其實我三番四次想放棄,只因我這「溫室花」從小到大從未試過承受過這麼大的壓力,但「溫室花」也會有堅持不懈的一面。


  在我校的紅十字會內,我並沒有任何的職務。但暗地裡我跟好友擔當了壁報設計一職。開學初,我製作了首份經我「嘔心瀝血」而出的作品,但被一個冷酷無情的納沙吹至片甲不留。前幾天我還進行第二次的「嘔心瀝血」……幸好「溫室花」懂得從中作樂,所以一直享受著……
再次看看鏡中的自己,一臉自豪。紅十字會帶給我太多經歷了,三言兩語不足以形容一切,甚至不能夠用言語來形容……啊!時光飛逝!我快遲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