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中四作品

《沒有手提電話的一天》(徵文比賽冠軍) (中四級 洪恩)

唉!平日手機不離手的我從沒想到會有這一天!我竟然忘記帶手提電話外出!但等這一天並不是枯燥、悶,而是驚訝、美好的……

 

「糟了!糟了!快遲到了!」手忙腳亂的我穿好衣服,慌張地跑去地鐵站。我氣喘吁吁地趕上了列車,抬頭看見自己在玻璃上的倒影時,差點驚叫出來。我的樣子與剛起床一樣:頭上的亂草彎曲翹起,臉上的口水漬還在,狼狽不堪。我一邊低下頭整理,一邊想着別人嘲笑、奇怪的目光。但當我環顧四周,發現所有人都只低着頭看手機:有些在上社交網站瀏覽朋友的最新動態;有些激烈地擺動手指,應該正處於一場緊湊的戰爭中;有些在打字聊天……根本沒有人有空留意我。看到這情景,我的手便自然伸入口袋中,打算成為他們的一份子。不過,袋裏空空如也。我的心冷了一大截,我翻遍背包、口袋,也無法尋獲手機的踪影。這時,腦海裏閃過一幕畫面──手機還安躺在牀上充電。知道它的下落,心裡的石頭放下了,但隨之而來的卻是晴天霹靂、忐忑不安,因為我忘記帶手提電話了!沒有了手機這個精神食糧,我該如何度過這一天?

 

「哇!啊!」一陣震耳欲聾的叫聲把我從萬丈深淵拉出來。一個嬰兒正伸出纖細的手觸碰母親,並聲嘶力竭地發出叫聲,渴求母親的注意,但母親只低着頭,全神貫注看著手機。最奇怪的是,如此刺耳的叫聲,周邊的人竟然無動於衷,着了魔似的看著手機。嬰兒只放聲大哭。煩擾的哭聲立即響遍整架列車,我真希望有手機在,可以逃進音樂裡。

 

「下一站是旺角。」廣播令我意識到要下車了。我下了車,並看到嬰兒終於得到母親的回應。我發現快到約會時間了,便再度飛奔。到達地點後,兩位朋友也是低着頭看手機,完全不為意我遲到了。沿途路上,我們一行人也是沉默無聲,我想分享一路以來的經歷以及忘帶手機的窘態,但他們完全沈迷在網上世界,沒有理睬我,忽然之間,我覺得這個場景是我似曾相識,我才驚覺我與那位嬰兒的狀況很像。我細看身邊的人,每個姿態相同,低着頭,彎着腰,而我就像異類一樣,抬起頭,挺着腰。或許我能體會到嬰兒的感受,無助、寂寞,導致嬰兒承受不了壓力而放聲大哭。所以,我完全無法進入他們的圈子,既使我們近在咫尺。

 

走進一個麵店,餓了半天的我,立刻叫了碗雲呑麵。上菜時,香氣撲鼻,更令我垂涎三尺,我搶過麵碗,馬上狼呑虎嚥,而兩位朋友正在「餵」相機吃,拍照完便把兩碗麵放在一旁,繼續沉醉於網絡世界。而我覺得這確麵美味無比,濃郁的而不膩的豬骨湯底加上彈牙幼小的麵條,簡直是最佳配搭。主角雲呑皮薄餡多,咬下去的一刻,鮮美的肉汁在口腔內四處亂竄,而爽口的鮮蝦是甘甜的。最後,青蔥為這碗麵作點綴,令這碗接近完美,令人回味無窮!吃完後,我不禁説:「原來雲呑麵是這麼美味!」路過的老闆聽到我的話,微笑回應道:「小妹妹,雲呑麵每間也差不多,只是你吃的心態不同了。每個都在看手機,自然吃龍肉也沒味。」説完,便去做活了。

 

我細思着老闆的説話以及沿途風景的經歷,的確,人只用手機去感受世界,卻彷彿與世隔絕,親自築起一道牆。一部小小的手機不能讓你感受到食物的美味,更無法體會到人與人之間的真實交流。

 

看到兩位朋友仍低着頭便令我鼓起勇氣化身成勇士,破壞牆壁,我想他們好好品嚐美食。於是我搶走他們倆的手機,勸動他們吃午餐。吃完午餐,他們也有着相同的反應。之後,他們放下手機,與我暢談,不知不覺便談到睌上。

 

回到家中,縱使感到疲憊,但心靈卻是滿足的。房中,充滿電的手機閃着提示燈,告訴我它已精力十足。但我向它微笑,再次想起今天的回憶,放下了它,走出房門,興奮地與母親分享我今天的得着與經歷。

 

 

《無法彌補的遺憾》(徵文比賽亞軍) (中四級 黃煥彤)

我曾因為主觀喜惡而歧視別人天生的缺陷,但經過這件事,令我改觀,並反思自己的待人之道。

每次經過她的書桌旁,我都不屑她一眼,也會在她的背後說三道四,說她的行為,說她的動作,說她的外表,當然,全部也是貶義詞。自從與她在同一班後,我發現我的校園生活越來越「快樂」。

我從小就認為,人是要弱肉強食,高等的可以享受優越的生活,而低等的就只能淪為地底泥,這是自然界的法則。但是,她的到來,卻打亂了這規矩。

她,白小晴,患有肌肉萎縮,圓臉,小眼,單眼皮,四肢短小,十三歲,卻只有一百四十厘米高。當我踏入課室,第一眼看見她的時候,我頓時呆了。「在自然界的法則內,弱者是不應該與高等的我在同一個班裏的。」我不斷在腦海中反覆想著這句話。回過神來,我已被老師編排好,坐在她右邊,成為她的同桌。天呀!彷彿有一下雷電打中我的頭蓋,一陣麻酥的感覺從心中湧出,冷汗不斷地滲出來,整個額頭都是汗珠。她似乎察覺不到我的異樣,微微一笑對我說:「請多多指教。」我接受不了,在心中無聲吶喊。面對她,我選擇無視,繼續專注在老師上,而她只好默默回頭,放棄與我交談。

 

「矮冬瓜」、「小矮人」、「大番薯」……長得矮就免不了被人改「花名」,當中也有不少是我改的。她的每一個行為,每一個動作,都能觸動我的神經。每天的休息時間,她都能成為我的話題,是我與同學交談的材料,是我嘲笑的對象,是我在校園生活中「快樂」的來源。

也許,她那種默不作聲、不會反抗的態度,使我更有動力在言語上攻擊她。可是,後來我發現,讓我有動力欺負她的原因,是因為她令我很不爽,她的校內成績比我好,校外成績比我好,操行比我好,甚至連字也寫得比我漂亮,我真的受不了。弱者比強者更為優勝時,那麼角色就要互調,換她做強者,我做弱者。

我真的接受不了!內心在高聲吶喊。要做回強者的方法,就要勝過她!無聲無跡地下了戰書,就是為了做回強者和爭一口氣。

冬季悄悄來臨,寒假過後,就要舉辦「全港新春書法比賽」,今次,老師找了我和白小晴參加比賽,那刻,我在心中立誓,非得要在比賽上勝過她。在寒假中,我拼命練字,不斷地練著,直到寫出一張滿意的來。在每天拼命練字和趕忙做寒假作業的生活節奏下,我的寒假過了十分充實,可是,我卻遺忘了一件事很重要的事。

寒假過後,期中考來臨,在那短暫的寒假中,我完全忘了要溫習,在開考的那一刻間,我多想能回到剛放寒假的那一天。發下成績的那一天,我全日默不作聲,低下頭來,看見那份只有丁等的考卷,我是多麼的想立刻找個洞鑽進去。我重嘆一口氣,視線卻不自覺地望向白小晴的考卷,看到等級欄上的兩個字「甲等」,我的心立即沉了下去,迎來的是滿滿的憤恨,繼而是絕望。

書法比賽的日子漸漸迫近,我收拾好考試的心情,努力練字,務求能勝過白小晴。比賽當天,我不爭氣地睡過頭了,只好坐計程車到比賽會場,雖然是趕上了,可是也無形地把我比賽的信心和興致潑熄。比賽時,我盡力把練習成果發揮出來,用心寫每一個字。當我自信地以為這次一定能打敗白小晴時,「優異獎得主是殷月。」評判讀出我的名字,我呆立當場,腦袋空白一片,正當我仍在發呆的時候,「亞軍得主是白小晴。」評判讀出她的名字,白小晴得了亞軍。我咬著下唇,強行把淚水收回眼中,心中只有憤恨,對自己的憤恨,我又輸了。

對於白小晴獲獎,我沒有向她祝賀。那幾天,我回憶在自己的失敗中,想著我為何會輸,想著她為何比我優勝。

時間飛快過去,當我還在回憶失敗時,下學期悄悄地來臨,迎來的是煩多的功課、默書和測驗,正當全班同學都十分忙碌地應對學業壓力時,白小晴出事了,正躺在醫院裏。但正因為全班同學都十分忙碌,身為她同桌的我在老師吩咐下帶著作業、筆記和全班同學寫的慰問卡到醫院探望她。

放學後,我十萬個不情願地來到白小晴所在的醫院。到達病房,推開房門,卻發現她正在床上看書。白小晴看見我,受寵若驚的樣子全都寫在臉上,嘴巴大得可以把拳頭塞進去了。我只覺得她的樣子十分滑稽和可笑,不自然地笑了笑,口中不自覺地道出一句:「看你這樣也沒有多嚴重的,你該不會是裝病的吧?」說完這句,淚珠靜靜流過她那圓得像餅的臉龐,她哭了,她看著我哭了,我頓時不知所措,只能在她旁邊不斷向她道歉,我不懂安慰人,只能在旁道歉和遞上紙巾。我沒想到過要令她哭,只是當開玩笑的說出那句話,我無力抵抗她的哭聲,在她的眼眸中,我看到了我過去對她做的所作所為,我也哭了。

倆人哭聲的悲歌,交合在一起,淚聲傳到天邊,傳到海洋,傳到倆人的心中,交叉著,融合著,形成一道打開倆人心窗的雲梯。

 

我首先止著哭聲,接著她也停了,空氣不再因哭聲而震動,只餘下倆人的呼吸聲。我站起來,看著她,她也看著我,我彎下腰,向她說了聲:「對不起。」她沒有驚訝,也沒有憤怒,平靜地回答一句:「我原諒你。」我鼻子一酸,眼淚留下來,我又哭了。

練習書法忘記了要考試是自己對考試不上心,書法比賽那天睡過頭是自己的失誤,平日成績、操行比不上她也是自己做得不夠好、不夠努力,完全不是白小晴的錯,可是自己卻把過錯賴到白小晴上,把她成為自己的出氣袋,用自己主觀的感情認為有缺陷的人就一定比健全的人差,不斷地針對白小晴作人身攻擊,嘲笑她的外表,她的行為,想著想著,真的發現以前的自己真的很可笑。我對白小晴所做的行為令她心碎,即使後來修補好也有一道傷痕。回想起我在她離開的那一天,我答應了她要好好對待身邊的每一個人,不論有缺陷還是健全。

望著我旁邊那空了的座位、她的身影彷彿仍在那裏,是她教懂我接納,是她教懂我包容,是她令我反省我的待人之道,是她教了我珍惜身邊的人,但她,卻永遠離開了我。

 

《沒有手提電話的一天》(徵文比賽季軍) (中四級 香樂平)

「就快到了!快點快點!」我屏住呼吸,急步跑向學校的大門,務求在大門閉上的一刻前趕到。凌亂的頭髮隨風飛散,雙手拿著份未吃完的早餐。白襪一長一短,明顯就是遲起床趕回學校的樣子。回想起今天早上,真是十分倒楣,手提電話竟然壞了,害得平日靠鬧鐘響起床的我睡遲了,狼狽不堪地跑回學校,課室鐘聲響起的同時,我邁了一大步踏進了校園,喘著氣回到課室。

放學後,我匆匆離校,提著性命危殆的手機前往急症室,我在學校附近的一間電器鋪,交下訂金,接過籌碼紙和收據便轉身離開。

走到外面,已是黃昏,藍天已脫去了絢麗的彩衣,蓋上一層淡淡的黃紗,我獨步在大街上,在人群中穿插,來到巴士站下等待巴士的到來。不久巴士來到,我上了車找個位子坐下。我左顧右盼,發現全車的乘客都在低頭凝神刷手機,我心癢癢的,想起同學朋友今天的最新動態和上載照片,更是令我心亂如麻,手機佔據了我整個腦海,手中卻只有籌碼紙,想到明天才能領回手機,直是心急如焚,焦躁不安。

我心裡納悶得很,於是便轉頭托著腮看窗外的風景,本來以為風景平平無奇,細細欣賞起來,竟然是層出不窮,變化萬千!原來金黃一片的天空被斜陽抹上了絳紅淡紫的色彩,如同一團紅紅火焰的夕陽越燒越旺,暈染了整片天空,煞是好看。

過了片刻,已到站了,我拿起書包下車回家去,回到家中,天花板上的小黃燈,滿桌的家常便飯為家添了點暖,這時媽媽正從廚房拿菜出來,她吃驚說:「女兒回來了啊!奇怪,平日你都機不離手,今天竟然捨得放下手機?」我坐在飯桌旁,沒趣地把事情說了出來。這時爸爸正從房間走出來,樣子好像見鬼般驚愕說:「唉!你今天竟然沒有刷手機,你的手機呢?」我只有把事情說多遍,說完後他們還得意洋洋,都不知道他們壺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等爸媽坐了下來後,大家終於開飯。我腦裡還是想著手機,吃飯時心不在焉,隨便吃了一塊蛋,咀嚼的時候,卻覺得它出奇地美味可口,香滑鮮美,我大讚媽媽的廚藝突飛猛進,媽媽笑著回應:「我平時都是這樣弄飯菜,沒有甚麼特別。」可是我老覺得今天的飯菜令人回味無窮。這時,爸爸突然咳得厲害,媽媽憂心忡忡,我嚇呆了,從未看見爸爸咳得如此厲害,我問爸爸何時得病,他咳著說:「其實平日都是這個老樣子,只是傷風咳嗽而已,咦!你今日難得慰問一下,平日你都愛理不理,顧著玩手機。媽媽煮的菜也是。你平日刷的手機已是山珍海味,所以吃的飯菜也會變得淡而無味。」爸爸這番肺腑之言令我茅塞頓開,原來手機是幕後元兇。那美麗的黃昏,美味的佳餚,爸爸的重疾,都因為玩手機而一一被我忽略、錯過。手機雖然方便,卻把我身邊的人和事隔絕。我們應該把視線從熒光幕上轉移到世間萬物之中,停下來,好好欣賞世界的美麗,萬物的變化,時間的流逝。

第二天,我從電器店取回已維修好的手機,開了機後,發現有百多條的對話,本來又可以上網聊天,可是我卻關機了,打算好好欣賞這一片藍天再說。

店取回已維修好的手機,開了機後,發現有百多條的對話,本來又可以上網聊天,可是我卻關機了,打算好好欣賞這一片藍天再說。

公園的童趣 (中四級 吳以琳)

童年時常去的公園被拆卸了,現在每當我經過這片空地,便不禁想起小時候在這裏渡過的美好時光。原來擺放着鞦韆架的地方已經變成空地。迷濛中,我彷彿又看到那個在蕩鞦韆,穿着藍色連身裙的小女孩……

「爸爸,快來推我一把!」我朝爸爸叫道。「你不是學會了自己蕩鞦韆嗎?」爸爸朝着我的方向走了過來。「一心,腿要收起來,然後踢出去。收起,踢出,收起,踢出。你看!你成功了。」我聽着爸爸的指導,一步一步的照着做。終於,鞦韆在空中飛舞,我的心情也變得愉快起來。「一心,該走了。」爸爸對我說。那時,我完全沉溺在快樂中,絲毫沒有離開的舉動。「十,九,八,七……」爸爸對着我倒數,我猛然醒覺。隨着倒數聲落下,鞦韆徐徐停下。我牽着爸爸的手,離開了公園。

「唉!屋苑唯一的一個公園也清拆了。」一個中年男人的聲線把我從回憶中拉出來。我看着空地發呆,一把熟悉的聲音在我腦海回蕩,原來是爸爸!

「一心!一心!你在哪裏?一心!」爸爸在喊我。我躲在滑梯下,縮着身子,眼眶裏一直打轉的淚水像缺堤一樣奔瀉。「找到你了!」爸爸把我抱起,對着我訓話,道:「以後不許胡鬧!知不知道?」我吸着鼻子,胡亂的擦掉淚水,默默的低下頭,不敢看爸爸。「回家了。」爸爸抱着我,拍着我的背,那是我第一次離家出走,也是最後一次。我的記憶很模糊,已經是六歲多的事。不懂事的我不知道該去哪裏,只記得有公園可以容下我。當時離家出走的理由已經忘記了,但爸爸在尋找我的時候的慌亂,頸上的汗水,仍然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腦海裏。不知為何,我臉上泛起微笑,可能是當年的傻勁,爸爸的關愛令我欣喜。

「人人期望可達到,我的快樂比天高……」手機的電話鈴聲響起了。「喂──爸爸?」「一心,我見你在公園沉思,於是先回家了。今天回來吃飯嗎?媽媽弄了糖醋魚,你愛吃的。」「嗯!那我掛了。」掛了電話後,手機鈴聲仍然在我腦海盤旋着……

「爹地,來唱歌吧!」「好啊!」「唱多啦夢夢的歌吧!」那時的我,口齒不伶俐,唱歌更是五音不全。我和爸爸坐在公園裏的長椅,一起在唱:「誰都知我真的喜愛,多啦夢夢。」從手機屏幕的反射中,我依稀又看見那個天真可愛的小女孩和爸爸在長椅上唱得不亦樂乎。

手機再次震動,我拿起手機一看,是爸爸。訊息上寫着:「快點回來。」後面有一個表情符號。我馬上動身回家。不知為何,我的腳步比之前更輕盈,嘴裏還哼着歌……

令人驚異的彩色世界 (中四級 佘雍雅)

攤開畫紙,這個世界甚麼都沒有。有的,只是白茫茫一片,純淨無瑕,潔淨美好,但總像缺了甚麼似的。

於是,我執起黑色的畫筆,描出萬物的框架,線條分明,這個世界又多了一條條漆黑的縱橫交錯。世界只有黑與白,但是我喜歡,這裏的一切都井然有序,沒有亂七八糟的五顏六色,只有——黑與白,簡約分明的線條。

這個世界一直如此,我亦不想改變。但是有一天,這個黑與白的世界卻開始變了,畫碟上的顏料濺了上白如紙的地面,染上了一點紅、一點綠。我使勁想將其擦去,卻無法改變世界染上了顏色的事實,只能站在一旁,看著那一點紅一點綠,漸漸把這大地渲染出紅花青草綠樹。不按規則來的顏色讓我感到既無助又無奈,這是我的畫紙上第一次出現黑白以外的顏色。我不知所措,原有的規則像是被打亂了。但看著看著,這樣的世界好像也不錯,便由得它了。

怎料,一個不留神,讓不知哪裡來的一點藍,悄然無聲地染上了那片白茫茫的天空,把它染成了蔚藍一片。黑與白的世界不再,卻從此多了藍天綠地。一切不再像原本的井然有序,卻從此新添了一份生氣。但似乎,這樣也不錯。

既然無力阻止它的改變,我再次執起畫筆,沾上五顏六色為這個世界畫上了金黃的朗日,蔚蔚藍的海洋,還有紅的橙的綠的,各式各樣的小動物。畫筆一揮,我又為它添上春天的嫩綠,夏天的火紅,秋天的澄黃。冬天還留下了純淨的潔白。我退後一看,被世界現在的樣貌嚇了一跳——蔚藍的天空與大海連成一線,金黃的陽光灑落大地,為如茵綠草綴上點點星光,鮮艷的紅花隨著清風搖曳,身染各種色彩的動物互相問好…….這已不再是原本的黑白世界,卻比原來的井然有序更添了一份生氣,各種色彩互相配合,如此的神奇,如此的令人驚異。

這個色彩的世界,這樣看著,好像比原來的白茫茫好多了。線條分明的縱橫交錯仍在,卻添上了新的色彩,添上了新的生命。黑白與色彩並存,形成一套新的規則。看,其實他們並不衝突,不是嗎?

就如人一樣,人一出生,就像白紙一樣,一片空白。世界為我們加諸了黑色的框架,但依然留下大片大片的潔白,讓我們自己添上繽紛的色彩。畫筆在我們的手,我可以為其加上親情的橙色,友情的藍色,愛情的紅色,世界自此多了溫暖的陽光,朗朗的天空,芬芳的花兒。每個人都是一個畫家,每個生命都是一張畫紙,世界為你加的框架是一本填色本,空白的地方任由畫家填上顏色。執起畫筆,畫紙受到顏料的洗禮,才能繪出令人驚異的色彩世界。

我再次看了看我的畫紙,這個世界生機勃勃,五彩繽紛,這是屬於我的世界,又能令人驚異嗎?

頒獎禮有感 (中四級 何真晴)

    坐在大禮堂最前排的位置,我感覺到自己的手腳在顫抖,言語已經不能表達出此刻的我有多緊張。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游泳比賽頒獎典禮,我在這次比賽中獲得總冠軍,因此,我要上台跟大家分享我的經歷。

    「加油!」我彷彿聽到教練在我身旁為我打氣。他是一個嚴厲的教練,他要求學生在每次練習中盡力達到要求,在每次比賽中也要全力以赴。

    還記得在我小學二年級剛剛開始練習游泳的時候,因為不適應這麼辛苦的練習,而且又認為自己已經上學整整八小時了,下課後的課外活動應該輕鬆地進行,所以我把教練的說話「左耳進,右耳出」,完全不上心。

    有一天,游泳訓練的時候,他走到我身旁,沉着臉對着我說:「希望你不要浪費自己的時間。」當時的我因為害怕教練,所以每天下課後也用心地練習,為了達到教練的要求而努力不懈地嘗試。

    「現在,有請校長為我們致開會辭。」司儀在台上說。這句話除了告訴我校長要致辭之外,也代表了我在不久的時間內要上台向大家分享了。

    我把手中的稿辭看了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這次的挑戰,絕對不能像那次一樣,被緊張壞了事。

    「那次」是指在我小學五年級的時候,一次游泳比賽中因緊張而失去水準,比平日練習的時間慢了四秒。經過這次的教訓,我再不會讓自己過於緊張,盡量放鬆地比賽。也因為那次的事情,令我明白現在的自己是真心的熱愛游泳這項運動,而不是因為教練才用心地練習。

    自此之後,我的生活樂趣就只剩下游泳,即使上課後很疲倦,功課很繁忙,我也會認真地對待游泳,因為它不只是我的樂趣,還是我的朋友。

    「謝謝校長,現在,有請今屆的總冠軍陳一心同學跟我們分享她的經歷。」司儀說。

    坐在禮堂最前排的我,慢慢地站起來,放下那張皺巴巴的稿詞,一步一步地走上台。

爺爺的玩偶 (中四級 黃鈺婷)

    「爺爺大約也只剩下幾天的生命了,現在把這個交給你。」他把一隻玩偶從他粗糙的手上,放到我的手上。現在我獨處於一個禮堂中,等待著頒獎禮的開始。

    小時候,看見哥哥踏單車的英姿,我不禁被單車的魅力吸引着,嚷着爺爺求他教我。爺爺見我一臉熱情的樣子,便答應了我。初時,我坐在單車上,被爺爺慢慢地推着,享受着春風的撫摸,突然,他放手了,我便一下子倒在地上。

    我大哭着,不停的說單車的壞話,爺爺把我抱起,說:「世上沒有人能一下子成功的,只要你肯努力,無論多難的事,都能做得到的。」聽完這番說話後,我彷彿整個人都充滿了力量,我不停地練習,不停地跌倒,再不停地在跌倒的地方爬起來。雖然經歷了無數次的失敗,最後,我終於成功了。這種成功感和滿足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到的。

    我坐在禮堂的前排,拿出那個玩偶。它是一隻鹿子,身上長滿了棕色的毛,背上中間有一條深棕色的線,線的旁邊有着白色的點,像天上的星星。它的耳朵扁扁的,鼻子像胡椒。我最喜歡就是它一雙閃閃發亮的眼睛,神情溫柔,就如同爺爺的神眼一樣,看着它,就像我看着爺爺一樣,令我倍感安心和平靜。

    「各位請注意,頒獎禮現在開始……」司儀說,站起來的同時,腦海又閃起另一段回憶。

    小學二年級,我參加了音樂比賽,由於父母都要上班,於是轉由爺爺帶我去。那個比賽,我最後拿第三。這本應是件值得高興的事,當我爺爺告訴父母關於比賽的事情時,他們卻一面失望地歎氣。當時我的心情馬上掉至谷底,眼裡的水珠不斷地在打滾着,加上我怕生的性格,我一直留在台下不敢獨自上台領獎。爺爺一直在旁邊鼓勵我,最後,他牽着我的手,帶我上台領獎,他溫暖的手令我不再害怕。

    「現在開始頒發中文科的獎項……」司儀宣佈着,我緊抱着手中的玩偶,感受着自己滿滿加速的心跳,心想:快到我了!

    「不是叫你努力點讀書了嗎?為甚麼還會不合格呢!」話說未完,衣架已經打到了我身上,爺爺在旁邊看不過眼,出手阻止了母親,並說:「這才不是真正教孩子的方法,孩子不會打就會變得成績好。」聽到後,媽媽把衣架收回,氣沖沖的走回房間了。而爺爺則從房間裡拿出一支藥油,遞給我,便回去睡覺。我獨自坐在客廳裡,一邊搽着藥油,一邊反思着問題的根源。

    翌日,我拿着藥油和中文書去請教爺爺,他不但沒嫌棄我理解能力弱,還比其他人更努力地教我。雖然之後的成績也不算高,但比起之前,成績可說是「大進步」,人人都說我努力了不少呢!

    「黃鈺婷同學,請你到台前準備領獎。」台下旁邊的工作人員對我說。我為自己打氣,放下了手中一直緊握着的玩偶,勇敢地獨自一人步向台前。

 

熱鬧過後,我卻感到失落 (中四級 高曉琳)

    小學畢業二十多年,熱心的同學互相聯絡,希望為當年的班主任,今年退休的江老師,舉辦一次聚會,祝賀他榮休。

    別時容易見時難,多年沒見,再次相聚,忍不住互相打量,看看大家的變化,是否大得驚人,這種觀摩,是一種滿足,讓大家享受經時間洗禮後的變化。

    聚會剛開始,大家都有些拘謹,都是客客氣氣地點頭微笑,略作寒暄。

    江老師倏地拿出當年的班相,竟然能夠逐一唸出我們的渾號,令我們大感驚訝。當講到「長舌婦」、「孱仔威」、「醜小鴨」、「多咀超」、「班花茵」、「倩女離魂」(因為那位同學常常上課不留心)、「釣魚翁」(因為那位同學上課常常睡覺)時,大家都聽得津津有味,捧腹大笑。然而,當我們問到江老師近年的情況,他卻欲言又止,面帶靦腆,不願多談。

    漸漸地,當年班上七嘴八舌「長舌婦」似的男同學,過了幾十年還改不了他們的本色,把聚會推向高潮,他們取笑當年那瘦弱,常被欺負的男同學,現在卻成了健身教練,結實的肌肉堵住了當年那些欺壓者的嘴巴。

    當年那成績低劣,被人認為是沒有希望的劣質生,現在竟成為了上市公司的副總裁,年輕有為,豪宅也有幾棟了,令全場譁然,叫著他要好好關照,都爭著和他打好關係。

    「醜小鴨」終於來到,一眾男生無不叫囂,終於可以一睹香城小姐的風采。有幾位男同學不禁搖頭歎息,笑說後悔當年錯失良機。常言道女大十八變,當日的「醜小鴨」竟然成了商界大美人。這個大忙人,一年到晚都四處奔波,今次專誠撥冗出席晚宴,殊屬難得。

    我和一些同學,當年都是平凡的學生,不喜喧鬧,不慕繁華,獨愛闌珊燈火。近幾年來過得較平凡,畢業後找一份平凡的工作,結婚生子,簡單一生。在平凡中找快樂。

    盡聊一番,也不忘當前美酒佳餚,有狼吞虎嚥的,也有細嚼慢嚥的,還有些貼心地為老師碗中添滿,不然老師緩慢的動作也鬥不過我們這群青年。一番過後,餐桌上像是經暴風雨吹襲,杯盤狼籍,觥籌交錯。

    微醉的同學酒後壯膽,吐出真言,當年班中校花,歲月不留人,再也看不出當年的風姿。由當年「杏中嘉欣」變成「牛頭角魯芬」,心傷的樣子展現在臉上。當年的夢中情人不再復返,現在已是一個小孩的母親,一個家庭的主婦。

    又不知是那個借醉行兇的「長舌婦」,不斷說出當年的糗事,令當事人尷尬面紅,旁觀者緬懷的緬懷,大笑的大笑,老師的臉上也展現出笑容,一幅幅畫面浮現在大家眼前。那幼小的稚人,做出那幼稚的事件,令人害羞,令人忍俊不已,令人哭笑不得,也令人懷念不能再回去的過去。

    想不到時間過得那麼快,一眨眼就畢業,一眨眼就過了幾十年,一眨眼聚會也完結了。

    在酒樓的大堂,江老師與我們來過大合照,之後逐一握手道別。他仍然如昔日般真摯地說出勉勵的說話。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此刻大家都恭恭敬敬,向江老師鞠躬行禮,變成了乖巧的學生。

    看見老師黑夜裡蹣跚地向前走,孤身隻影,當年豪氣干雲、聲如洪鐘、浩氣長存、有教無類的文化儒者,如今卻英雄遲暮、老態龍鍾、大江東去、時不我與,叫人不勝唏噓。今天的老師彷彿就是明天的我們,難道這就是我們的宿命?。

    我們也邁向成熟,向四方八面分散,向不同路程進發。我們這班聚集天地人和的同學,偶爾地在某一特定時空碰面,創造出不同的故事,有歡喜的,也有憂傷的。當年一別,如今一散,大家都百感交集,相見時難別更難,怎不教人黯然銷魂?

重逢 (中四級 楊雪穎)

熱鬧過後,我卻感到失落。

臘月廿八,正是內地春運的高峰時期,家鄉的火車站也少不了這份熱鬧。我剛隨著人群從車上瀉了出來,便下意識的抓緊自己的行李,先找個人少的角落整頓一下。半露天的火車站內,貼滿了「春運一路平安」,「開開心心回老家」等等的紅色橫額,一路望去很是有新春氣派。上有紅海,下有人潮,偌大的月台上,不是剛下車的,就是在焦急地等車的。剛下車的人,都忙著掏出手機,打電話給家裡報平安。「放心吧,媽,我已經到火車站了」,「兒子你等著,爸爸回到家就給你玩具玩」,「奶奶你別著急,我不就已經回來了嗎」……熟悉的地方口音充盈著整個整個大堂,活像一鍋沸騰的水。那些呼出來的冰冷水汽,似乎也因電話的另一方,而有了些許溫度,慢慢地蒸騰到空中。也有些和同鄉一起回家的,一邊挽著大袋小袋的年貨,一邊大談今年收穫:「今年掙了不少錢,可以過個好年了」,「我還買了不少補品,好讓家裡老人家高興高興」。

當然,我也找到了位置歇著,掏出電話打給家裡。聽到電話另一頭母親欣喜的話語,我不禁漾起了笑容,臉頰也和那些歸人一樣,輕輕浮起兩朵紅暈,不知是否因為車站人多悶熱呢?談完電話,我便猶如一滴融入大江的水,隨著人潮步向出口。我靜靜地聽著人們期待著年夜飯,期待著拜年,期待著新一年的開始,不禁加快了腳步,心裡也興奮地想像著家裡的弟弟長高了多少,父母健在了多少,妹妹有沒有好好讀書,那裡的朋友過得怎麼樣……

直至我看到了那個讓我心頭一顫的身影。

她,仍然是瓜子臉杏兒眼,仍是愛圍著那條墨綠色的圍巾,笑的時候仍是愛露出八顆牙齒。沒錯,是她,我那個久違的朋友!而她,在月台的另一邊,也正在談著電話,打算登上已經到站的火車。

我頓時呆立在原地,回憶趕上人潮,浸過了我的雙眼,面前的人群逐漸淡化不見。整個世界,除了我和她,中間只隔著代表過去的溪流在流淌。我還記得我們小時候玩過家家用的小餐具,還記得我們晚上一起在案前伏讀的那盞昏黃的檯燈,還記得和她收到的同一張大學錄取通知書,還記得我們畢業時一起向上拋起的畢業帽。

直至我們找到了不同的工作,她去南方,我去北方。我還記得那天,我們在這個火車站相別,我哭腫了雙眼,她還在笑我是金魚。「放心吧,你還有我的電話,隨時都可以聽到我的聲音」 這是她登上火車前,對我說的最後一個承諾。結果到現在,電話中,她的聲音變成了忙音。究竟是何等的巧合,讓我可以重新見到她?

我猛然醒來,不顧一切向前衝去,卻完全忘了自己已經被人潮冲得離她越來越遠。我焦急得縮著身子,不斷在一個又一個肩膀中前行,不斷抬起頭尋找她的身影,但換來的,只是一句又一句的 「擠什麼擠」,連帶鄙夷的目光。「對不起,請讓一讓」 我懇求人們讓出空隙,哪怕是一丁點也好,但人們都只忙著上車下車,忙著打電話回家。「媽媽,我們快到家了嗎?回到家可以見到爺爺奶奶嗎?可以玩鞭炮嗎?」 我聽到某個小孩拉著某個婦女的手在追問。「你們放心吧,我一定趕到回來吃團圓飯的」 我又聽到身邊的一位青年在談電話。「新年快樂」,「我快到家了」,「快回家團圓」這些歡樂之語,這些盈盈笑聲,都充斥著我的雙耳,迷離了眼神,擾亂了思緒。望著她若隱若即的身影,我焦急失措,腦海裡只想著當時的分別,只想著那通電話裡單調的忙音。

「本班列車即將開出,請乘客遠離分界線。」刺耳的警笛響起,我終於離她只有一米之遙。眼見她即將走進車廂,我大呼她的名字,喉嚨裡感到一陣苦澀。她回頭,疑惑地四處望了望,然後消失在車門。

火車開出,奔向了下一個團聚的地方,旅客都已上了車,歸人已經離去,奔向了新年的繁華熱鬧,沒有留下一絲留戀。大堂裡只剩下了稀疏的人影,人聲寥寥。還有那些紅得大刺刺的橫額,仍然在自娛自樂,虛弄著熱鬧,直到下一班車。我望著火車逝去時揚起的塵飄落,感覺呼嘯的北風在大堂裡遊蕩,就像她電話那邊一如既往的忙音,一下一下,敲著我心中的那個洞。

 

 

因為你, 我愛上了仔細觀察事物 (中四級 衛梓如)

我穿起整齊的校服,執起輕飄飄的書包,以輕快的腳步上學去。上學必經之路曾經是我一向厭惡的路途,現在卻是上學中唯一的樂趣。看那天上的魔術師把棉花糖變出千變萬化的形狀;看那地面上一堆堆的枯葉正在被人踐踏尊嚴;看那殘舊不堪的燈柱上舖滿違久未解的心結。曾幾何時仔細觀察身邊事物的習慣無聲無息地融進我的生活裏呢?人生漫漫長路,總會有一個人說了、做了一些大家都認為微不足道的說話或行為,自己卻深深受到影響。因為你,我愛上仔細觀察身邊事物。

每一次派回文學創作時,我都迅速把它藏好,簡直要把腦袋藏進領口裏去。我怕被同學們看見我那平舖直述、從不帶半點絲毫色彩的文筆風格而遭受他們的嘲笑,怕作文紙上佈滿着用紅色原子筆寫得既有氣勢又灑脱的「狂草」字跡,怕作文紙上右上角無比巨大、定生死似的分數,甚至怕老師當着全班面前唸出我的文章並且説我的不是。「文學創作源自於日常生活,要多觀察身邊事物才有靈感……」老師的這一句話在我腦海中不斷浮現出來,揮之不去。因為你的話語,讓我下定決心要多多仔細觀察身邊事物。

每一天的早上在上學路途中,總是看見你東張西望,進入沉思狀態,一日復一日,漸漸被你感染了。當你仰視天空時,我亦抬頭看那蔚藍色的天空掛着一片又一片白色的魚鱗,好像只看見巨魚的一小部份,領悟到世界之大、人之妙小;當你垂下頭來看地面時,我亦低下頭看看地面上石磚與石磚之間的縫隙,猶如人生的旅途崎嶇不堪,但最終都能通往盡頭—人生的終點站;當你向左方仰望大樹時,我亦跟隨你的視線看着一片片黃綠色的枯葉從一棵巍然矗立的大樹隨風飄落,好像人的生命日漸流逝;當你朝右方看時,我亦發現在牆角上生長了一堆綠油油的雜草,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下也能夠健康生長,可見生命力之頑強。一天又一天的仔細觀察,已經習慣成自然,風雨不改。慢慢地,我領略到老師的一番話:文學能夠反映出日常生活,透過仔細觀察從而發揮想像力,為事物賦予生命以及色彩,並反思出人生道理。這時候的我才發現仔細觀察不單是創作的泉源,更令我對文學、人生都有新的體會。文學與人生息息相關,相輔相成,沒有文學的人生有如沒有感情色彩的機械,而沒有人生的文學猶如被人呑噬了靈魂的軀殼,兩者缺一不可。因為你,我漸漸愛上仔細觀察身邊的事物。

眼看身旁的路人紛紛低下頭來,握緊着智能手機,注視着電話內的資訊,彷彿與世隔絕,心裏湧現出一股莫名的熟悉感,我微微一笑,這不就是過去的我嗎?還未因為你而愛上仔細觀察的時候,思緒總是沒日沒夜的隨手機任意牽動,會因為失去它而焦慮、急躁,可是現在再也不會了。

我不再為了文學創作而惘惘然觀察事物,現在的我更懂得用心去仔細觀察,感受觀察當中的樂趣。謝謝你,因為你,讓我明白到觀察不是單一為了文學創作,而是為了豐富人生。謝謝你,因為你,我逐漸愛上仔細觀察身邊事物。讓我從生活中找到靈感,從觀察中找到專屬於自己的文學創作風格。在我的人生中,你的一句話、一個行為足以感染我、改變我。因為你,我愛上仔細觀察身邊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