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中二作品

請欣賞我 (中二級 黃倚晴)

  我,很平凡,很渺小,沒有人曾欣賞我。

  我是沙灘裏的一顆沙子,靜靜地躺在沙灘上,一點也不起眼。沒有一個小孩子會留意我,但我卻每天都帶給他們快樂,讓小孩子盡情地踐踏我和我的同胞;盡情地拿我和我的同胞堆沙玩耍。雖然你們沒有留意,但,請你們欣賞我!

  我是無際天空中的其中一顆星星,每天都掛在高高的天空上,默默地看著勞碌的「工作狂」。晚上,我把我在白天裏儲存的能量釋放出來,在黑漆漆的天空中漫無目的地一閃一閃,協助月亮姐姐把光明帶給人們。在這科技高超的城市裏,電燈泡都是每個家庭都有的東西,人們不再需要依靠我和我的同胞,以及月亮姐姐來為他們照明,但我們仍會默默的為你們付出,請你們欣賞我!

  我是隨處可見的其中一位清潔工人,在每一條大街上,你都能看到我。我們每天都比你們早起來,大一清早便要換好我們的「清潔衣服」到街上拾起行人亂丟的垃圾,把垃圾丟到垃圾箱裏。「亂丟垃圾」可能已經成為你們的習慣,你們可能會認為這舉止方便快捷,但你們有否想過,這會加重我們的工作量呢?有些人覺得我們很愚笨。為什麼?因為,當我們拾起一件垃圾,你們又會丟棄另一件垃圾,但我們仍然希望這世界保持美麗,所以我們還是會不斷的把一件又一件垃圾撿起,再放進垃圾箱內。雖然這並不是一件很偉大的事,但請你們欣賞我!

  日常生活當中,有許多人和事都一直為我們默默付出,哪怕是一點兒,都是以他們的汗水換來的成果。你有沒有曾經留意過他們呢?有沒有欣賞過他們呢?

天堂遊記 (中二級 倪夏懿)

  我走進了一個沒有光芒的地方,但走到不遠處,開始看到由地面透來的光。我再向前走,就從那透光的地方,沿著蔓藤往下爬。看到山和河流,卻不小心失足,從高處跌下。我醒覺了,原來,我已離開了天堂。

      在不久前的我因交通意外,而被一個叫死亡天使的使者帶領進入天堂。天堂的路,穿越到宇宙的另一端,一個叫天堂星的地方。這個地方比地球大千倍,甚至萬倍。初步入天堂的人會不習慣天堂的光線,但過了一段時間便會看清自己其實身處於這潔白的雲端上。死亡天使只能盤徊在天堂的門口,默默看著笑容可掬的人步入天堂。死亡天使,和其他天使不一樣的是他那對黑色的羽翼和他不笑的臉孔。他只留下了一句話:「天堂快樂。」他輕輕地說著,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有些人因為太興奮而忘記留下一句感謝的說話。而我總是覺得虧欠了他,但只能留下一聲感謝。

   接著,帶領我遊天堂的是別的天使。果然如我想像般,像人,又有潔白的一雙翅膀。她帶領我到了一個造夢的地方。有一群小天使正用他們的魔法,揮動羽毛筆,為人類編寫美好的夢境。羽毛筆輕輕點了墨水的表面,又在筆記本上留下了幼稚的筆跡。這工廠內,廣闊得可以容納成千上萬的桌子和椅子。天花上有部分是玻璃造成的,引進了彩虹的光線,天花上還有一些懸浮的風車在轉動。有些天使如果不小心打翻了墨水,落在筆記本上,人類就會忘記自己的夢境或令夢境不能完整。「在地球上找不到的角落,那裡便是夢境。」一些寫著這些文字的木牌零零散散地高掛在牆上。

  然後,我就被引領導一個高丘上。那裡,有一座高聳入雲的建築物,卻高不見頂。天使輕輕挽過我的手,柔柔地隨風排隊的翅膀,飛翔在天空中。腳下是百花怒放,與我們並肩飛行的是蒲公英的種子,可見他們莞爾一笑,踏上這一趟旅程。

  這裡是觀星台,除了觀察星空外,還可觀察人的夢境。人流不多,十分寧靜。人們一層層地走上了樓梯。每層都擺放著幾個望遠鏡。這圓柱型的建築物,樓梯是沿著它的形狀所建成的。站在梯口,仰望那不見頂的樓層。我懷著一顆探險的心步上了樓梯,總是覺得那最高的樓層是蘊藏著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我讓天使先離去,她留下一絲笑容便悄悄地離去。我不斷地往上走,走到一段路,就已經喘不過氣。我蹲下身喘著氣,一手按著牆壁,卻不小心按到一個按扭。牆壁的一部分緩緩地裂開了,伸延出條秘道。我沿著秘道走,到了一個天花濕漉漉的房間,周圍一片黑漆漆的。光線隱隱從佈滿灰塵的牆透進來。我再步入那房間裡的深處,發現了一個同樣是黑色羽翼的天使,卻是帶著空洞的眼神。他被水沾濕了頭。他把斗篷披在我身上。然後,就到了那黑暗的地方,從高處墮下。

地獄遊記 (中二級 譚倩盈)

     小時候,我們誰都曾幻想過死亡,好奇人類死後將到一個怎麼的地方,我們又真的可重遇已故的親人,甚至是名人嗎?但我千千萬萬也沒想到,自己真正能夠來到這片土地。

      一個突如其來的按鈕出現在我的腦海,是一個沒有選擇的選擇,按鈕上的是一個阿拉伯數目字「十八」,我知道自己別無他選,所以我下意識挑到那個地方,亦在一瞬間到達。

      一張開雙眸,眼前的地獄並非我想像中正常,我拿着那血淋淋,更是濕瀝的號碼紙,紙上的餘溫令我知道上一位的存在。那些赤血染污了我身上的白袍,白裏一點紅,好不鮮明。

     我走着走着,看見很多似鬼亦似人的幽靈在我身旁周旋,它們是「它」還是「他」,是生還是死?請原諒我無法作出任何判斷,那些幽靈的樣子普遍相同,沒有毛髮,全身呈墨黑,只有臉上那一塊是雪白的,有的在笑著,有的卻毫無表情,心情不悲也不喜,而我卻不知道他們到他們到底在笑什麼,是打從心底想熱烈地歡迎我,還是在苦笑,替我的將來感到同情?

     「你們好嗎?」我故作鎮定向他們打招呼。但我得不到任何回應,他們好像看不見我,我瞧瞧自己的雙手,也竟然開始變得透明,漸漸消失,直至完全和他們一樣,彼此再也看不見大家,完全失去所有交流。

      牢房內的幽靈,不停地發出淒厲的叫喊聲,他們不似要取得共鳴,我只聽到他們對這世界的不滿和怨恨,絕望的聲音重複又重複……

     忽然,有一個獨眼的老人對我說:「孩子,我看見你的心深處還有一絲希望,你要賣給我嗎?」

     我斷然拒絕,他卻說在這片土地上的人都因為好價錢而將希冀賣給他,同時將快樂和滿足一併售賣,他們留下的是沒有靈魂的軀殼。

地獄遊記 (中二級 曾順偉)

    那一天,我如常駕著我的藍寶基尼上班,正當我過著奢華生活之際,一輛大貨車把我的生活撞碎了。

     當我張開眼,眼前一片橙紅。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在「熟悉」的地獄。當我認為在橋盡頭迎接我的會是面容扭曲的牛頭馬面時,迎接我的竟是兩位美女魔鬼。

     我跟隨她們來到地獄的入口,但這地獄並不像我想像中、別人口中的地獄,而是跟香港沒有分別的地方,中銀大廈、海港城依舊存在。我從魔鬼口中得知,中銀大廈竟然變為閻羅王的辦公室。

     在路上,四處都貼上一些耐人尋味的海報,海報上均有一句標語「有你有我,實現雙普選」,但海報上的主角竟是小孩子,我瞬間啞口無言。

     這個橙紅色的香港,中間竟然有一個大圓坑,但最吸引我的是大圓坑旁的一個「櫃員機」。這部櫃員機貌似能夠把港幣兌換成「獄幣」。在大圓坑的底部是一個熔岩池,而內壁上有一條長長的路軌,根本無辦法看得清盡頭。

     在機器的分配底下,我被分配到第六層。在乘坐地獄特快專線時,我竟然沒有感到一絲緊張。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突然列車停了,廣播響起,「列車服務受阻,敬請原諒。」我百思不得其解,為甚麼連地獄的列車也有着港鐵的「壞習慣」。

     終於抵達第六層,推開車站玻璃門之際,我看到的是一個龐大的造車工廠。此時我才知道原來「香港」的物資,就是由我們這群苦力供應的。

     我努力工作,過了一年、三年、五年?甚至連我自己都不知道。但是辛勞的背後是有回報的,我被升到在中銀大廈裏面當電機工程部的經理。

     依舊駕着我的藍寶堅尼上班過回我「富有」的生活。

少數服從多數 (中二級 李其臻)

    五十年前,我因遇上了車禍,流血不止,當場死亡。我感到靈魂飄了出來,不久我跟着我那慘不忍睹的肉體到達醫院。我不斷地安慰到達醫院等候的家人,但他們卻一句也聽不見。就在我被白布蓋着的那一刻,一團白煙隨即飄起,然後緩緩上升。當時我心想:我肯定是上天堂。突然,我在半空停了,然後出現了三個使者,他們在說我不懂的語言,最後有兩個舉上寫着天堂,一個卻寫着地獄。然後有人便帶着我飛向地獄。

     我既驚訝又好奇地問那人:「不是少數服從多數,讓我上天堂嗎?」那人卻說:「要三個使者都說你可以上天堂,你才能上。只要有一個說你要下地獄,你就要到第六層,兩個就要下十二層,如此類推。」

     很快,我們便到地獄。然後那人帶我乘升降機到第六層地獄。那人說:「只要讓閻羅王覺得你表現良好,便可以上一層了!」說完,他就消失得無影無蹤,我感到十分害怕。

   幸好,我很快便遇上了太公和太婆,原來他們打算在第六層地獄長相廝守。我一方面想留在這裏照顧太公太婆,但又希望自己能升上天堂,怎辦呢?幸好,閻羅王知道我有孝心,直接升我上第四層地獄。

     我在第四層地獄認識了很多朋友,也開始習慣了在地獄的生活。我亦因為曾幫助朋友而升上第三層地獄。

     不知不覺已過了三十年。現在,決定上天堂或地獄的制度也隨時間而改變,轉為用我所提及到的「少數服從多數制」,即是只要過半數的使者決定你上天堂,你就能上天堂。以往被誤判的靈魂(包括我)也能夠立刻到天堂去。那刻,我竟然感到依依不捨,我發覺自己在不知不覺間愛上了地獄。

     在天堂,我跟父母重遇了,原來他們一直在第二層地獄等候我。回想在地獄的苦與樂,從害怕到愛上了地獄,一一都讓我們回味無窮!

臉上那部位 (中二級 陳庭彬)

臉上有眼睛,把東西看清;

臉上有嘴巴,把食物嚥下;

臉上有耳朵,聲音無處躲。

它們高聲大嚷:誰人夠我強?

那瞎、啞、聾,醜怪的一團肉,

要做鄰居,真不自量!

 

請不要驕傲,

我就是中間的,那小不點的鼻子。

雖然眼可看,嘴可吃,耳可聽;

但完完全全

沒有用!

少了我的呼吸,

你們怎麽生存?

藤條公公 (中二級 曾宥騏)

      每逢過年過節時,我和弟弟都會帶著興奮的心情去探訪外公和外婆。在我的印象中,外公是個「皮包骨」,當他不穿上衣時,背上的「翅膀」就會展露無遺,我們常常稱呼他做「藤條公公」。外婆身形肥胖,他倆站在一起時,就像錯點鴛鴦譜似的,一凸一凹,更顯得公公的苗條。

      公公有著瘦削的瓜子臉和豆大的眼睛。公公在家時不常穿衣服,儘管天氣很冷,他也不怕,因為家中有一個大煱爐來煮砵仔糕。公公和婆婆是小販,專買砵仔糕和糯米糍。公公是負責做砵仔糕的,做砵仔糕有很多的工序,要打漿,倒模,煮……有一次,我偷看他做砵仔糕,從廚房後窗我依稀看到瘦削的影子,在火光的映射下,更顯露了他的蒼老。在蒸騰的煙霧中,我看見外公的頰邊如雨般落下的汗珠。

      在晚飯時,公公總會斬雞來吃,而我的飯碗裡卻總是有一隻肥美的雞髀,公公還會夾很多很多的魚啊雞啊菜啊給我。

      在中秋節時,公公還會買燈籠給我和弟弟,從我小時到現在都不變,或許在公公的心中,我還是小時侯那個天真無邪的小孩啊。

     儘管公公已經衰老,已經落伍,但在我心裡,他永遠是我最好的外公。

我的外祖母 (中二級 雷妙婷)

      世界上有這樣的一個人:她用自己的青春埋葬了她清閒的時間去為我和一群學生服務。她將自己無私的精神用孩子們的笑聲與滿足演繹出來。她讓自己的熱誠溫暖我們的心窩。我遇到這個人了!我看到了她的樸實,她的偉大,她的無私……她,就是我的外祖母。

      我的外祖母年輕時是一名小學教師。她留著一把濃密而烏黑的頭髮,一個神情嚴肅的面孔裡,有一對炯炯有神的眼睛,無時無刻散發光芒,引領著同學的專注力。再配上一副黑色粗邊的眼鏡,將自己的身份一絲不苟地顯露出來。

     年幼時,因父母常到外地公幹,所以,我童年時大部分的時間都與外祖母相依為命。在當中,我發現了她是那麼的無私,那麼的偉大,那麼的盡責……

     那是一個狂風暴雨的凌晨,外祖母還在努力地為同學批改功課和為明天的課堂做預備。當時頑皮的我總愛在她旁邊把她的文件弄得亂七八糟,但她總是緩緩地整理好。整理後我又再尋找搗蛋的機會。她從不責備我的不是,而是苦口婆心地勸諭。

     突然,一個電話響後,外祖母立刻披上上衣就外出了!原來她有個學生在外面闖了禍。看見外祖母緊張的神情,像是在想怎樣為同學解圍。到外婆回來時,已是凌晨四時多。我看見她冰冷得發紫的臉和濕漉漉的外衣,我心痛得眼都濕透了。但她卻流露出一副滿足的表情,大概是事情擺平了吧!

     外祖母輕輕地抹去我準備「衝眼而出」的淚珠。用一個溫柔的口吻對我說:「祖母不冷,不用擔心。乖,快去睡覺吧!」她用那彷彿像諸神哀告的樣子望著我,望我能安心睡覺。

     不一會兒,我在外祖母的關懷體貼下也漸漸進入夢鄉了在夢裡,我看見外祖母的頭髮漸漸被歲月沖洗得潔白,她嚴厲的眼神也變得逐漸慈祥……而我,我慢慢地把她當成一盞指路明燈,指引我前路的去向;當成我的踏腳石,成為我上進的道路;更成為了我學習對象,為周邊的人帶來溫暖……

我的爸爸 (中二級 余俊健)

      七年前,我覺得他高大威猛、頭髮茂密;七年後,我長得跟他一樣高,濃密的頭髮也從此不再。那時,我才驚覺爸爸老了……從我懂事以來,我認識的爸爸是全身油煙味,臉上總是那木訥的表情,穿著工作服,衣服沾上一斑斑的油漬,用那粗糙、塗著紅藥水的手摸著我的頭。長大後,發現爸爸是一個「外冷內熱」、顧家的好男人。

      小時候,家裡出現經濟困難;同時,媽媽在那時候「有喜」,家裡入不敷支,爸爸一人身兼三職。早上,爸爸到樓下的茶餐廳工作,有時,媽媽不舒服,爸爸要跑上六層樓梯照顧媽媽,滾落的汗珠傾盆而下,爸爸氣喘如牛地說着:「你……媽……怎樣?」把媽媽照顧好,轉身又要工作。雖然老闆了解爸爸的情況,但經常丟下工作,總要挨罵。看見爸爸不停的向老闆鞠躬道歉,年幼的我也不禁心酸;中午,利用午間休息的時間,爸爸又要煮午餐給我和媽媽吃。爸爸看著我倆母子吃飯,用衣袖擦擦額上的汗,不時露出笑容,好像忘記了工作的辛勞;夜晚,為了幫補家計,爸爸竟向鄰居姨拿膠花賺錢。儘管每個膠花都要用上幾十分鐘才串好,花上好幾個夜晚才串好一袋,但他毫無怨言。

      長大後,爸爸退休了,但他只是轉了另一份「工作」。當我和妹妹放學後,我都會「命令」爸爸給我們買麵包。爸爸即時的反應是二話不說就罵我:「你雙腳殘廢了嗎?」但轉身總會奉上香噴噴的麵包。到吃晚飯,爸爸每星期都會為我們熬豬肺湯,我不喜歡那豬肺的味道,但最終都是會在爸爸的「威逼」下把整碗喝下。其實爸爸這樣做都是為我好,因為我從小肺就不太好,這樣能夠以形補形。

      七年,爸爸一直不辭勞苦地撐起這個家,成為我們的護蔭。無論經過多少歲月的流逝,他對我們的愛永恆不變。爸爸,你是我作為一個好男人的榜樣!

我的爸爸 (中二級 李鵠志)

      每一天我都面對著他,面對著他那瘦削並充滿皺紋的面孔,看著他沒有光澤卻黝黑的皮膚,心中萬分難過。他就是我的爸爸。

      爸爸不太健碩,不高不矮的。每一天都是背心加恤衣再配一條「開工褲」就去「開工」。由於我爸爸是在日曬雨淋下工作,所以皮膚變得黝黑,身子變得瘦削。

      雖然我的爸爸是做這樣的工作,可是並不代表他沒學問和學識。既使現在並不是讀書時期,但他每天手裏都捧著書本,默默的閱讀。並將他所學到的都告訴我,讓我有更廣闊的知識。

      爸爸有時很嚴厲,我今天之所以能主動學習,都是爸爸的功勞。小時候,我無心向學,成績名落孫山。於是爸爸把有關學習的回條通通撕掉,而我就哭了。可是就因這樣,而激發了我,令我有今天的成果。

      我的家主要是我爸爸撐起的。他每一天都辛勤工作,即使工作環境是多麼的惡劣,多麼的不好,但他仍然堅持捱下去。每一天回到家,都拋下背包,坐在椅子上休息,並吐出「唉」的一聲,道出工作的辛苦之處。見到他的臉頰凹了,頭髮漸變蒼白,還有手上的幾處傷痕。可是傷痕的痛你沒告訴我,我慰問你,你只跟我說:「沒什麼,小事而已。」可我又怎會不知你的痛呢?

      或許你的辛苦不用道出,從你的面容就能看到。你的辛苦是為了我們,為了我們能有安穩的生活,為了我們的未來。我一定不會令你失望,我一定會做出點成績讓你看,令你老懷安慰。